第53章 热情地接待

    正文:第53章 热情地接待  “烦人,刚才还对人家发火呢,你知道嘛……我很担心你,就怕出点什么事。”苏玉莹再次展现了她女人娇小的一面,嗲气的声音中传递出丝丝委屈。

    “你呀,声音还是那么甜,你还记得吗,当年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喜欢听你的声音,现在还是那样。”王常友不禁回想起十几年前见她时的情景,八月的西子湖畔,莲花盛开,偶遇佳人……

    “常友哥,我们……真的没事吧?”苏玉莹摇晃着他的肩膀,不确信地问。

    “莹莹,相信我,可能谁举报我们了,上边并没有重视,所以才派了个小小的科室来查,你想啊,如果上边真的重视我们……他们会加大力度查的,大家都知道我和常贵的关系,而刘副书记最近正在走背字……所以这次我们没事的。我每年给国家创造了几百亿的财富,想查我……没有上面的支持,他们还要掂量掂量………”

    “说得也是,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女人舒缓了心态,贴过来像一条游泳的鱼。

    王常友春心大乱,拍了拍她的前襟说:“不过我们要做好准备,来之前我找到了一些文件,全是这两年环球公司所参与的投资项目,你拿回去对照着弄一套没有问题的账本,争取把所有可疑的漏洞都补上。我们最近要少见面,还有就是你找梅兰的时候,拿着那三千万的欠条,当面撕掉!”

    “你什么意思,那可是三千万哪,我们……全不要了?”

    “有备无患,只要留下这身官皮别说三千万,三个亿我都能给你!”

    “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只要和你过太平的日子,总这样……好害怕……”苏玉莹委屈地缠上他。

    王常友感觉到了她心底的那层意思,搂着她说:“莹莹,还想要?”

    “嗯,我想要………”

    “老了,怕是不行……”男人有些沮丧地说,虽然大脑很想再次品偿,可却有心无力。

    苏玉莹的脸红了红,垂下眼帘,不好意思地说:“我……听说了个办法,没准可以,我……帮你试试………”苏玉莹说完就张开有些胆怯的两片樱唇……

    “啊……嗯……”王常友仿佛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

    张鹏飞猜得没错,王常友二人离开的时候,仍然采取了分散行动。这次是他先离开的,下楼后四处瞧瞧没有人,才叫了辆出租车。不远处车内的白龙和周博涛相视一眼,白龙一边打开车门,一边说:“交给我了!”然后上了自己的车,紧紧跟在后头。两人为了必免二人生疑,所以这次互换了跟踪对象。大约过去了半个小时,脚软身体发飘的苏玉莹才出来,上了那辆破车,她和来时一样没有马上奔往江平,而是在松江市闲逛了一圈才去高速公路口又换了之前的那辆车,然后才爬上了高速,后边自然跟着周博涛。

    下午下班前,约会过后的两人各自回到了公司,并没有引起外人的怀疑。像他们这个位子的人,经常出门办事很正常,下属当然不会注意这个。

    两位调查员也回到了办公室复命,三位科长热情地接待了他们,详细听取了他们了解的情况后就放他们下班了。两人胡乱地吃了口东西,然后直接跑去了那间可以“那个”的歌厅,用以解决未婚男人的生理慾望这个世界,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千姿百态。夜晚的江平,热闹非凡,北方的夏季短暂,十分难得,所以夜晚逛街的人比白天还要多。情侣,老人,幸福的小家庭,一对对行走在街边,其乐隔隔。贺楚涵依言请客,张鹏飞说不想去那种大饭店,两人就在路边的大排档,点了几个菜,要了两瓶啤酒,坐在小桌前闲聊。

    贺楚涵喝了点酒,脸色就有些红润,眼神飘乎地盯着路边不远处的一家三口说:“你看,那三口人多幸福。”一脸的羡慕之意。

    张鹏飞也望去,看见年轻的夫妻二人,一左一右拉着三四岁左右的小姑娘,在路边漫步,的确是一幅很温欣的画面。他闷头喝了一口酒,心里有些发酸,幼年的时候,这种情景是他最羡慕的。每到双休日,看到同学们一家三口外出,他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咬牙落泪,告诉自己长大后一定让别人刮目相看。虽然他早已不恨刘远山,可是多年后再望此情此景,回忆童年的心酸,心里又怎么能好受。

    “是很幸福,什么钱,什么权利,有时候眼前这一家三口才是幸福的代名词。”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张鹏飞也知道,这种生活随着自己在官场中的渐露头脚,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了,也只能幻想一下。

    “鹏……鹏飞,你为什么选择進入官场?”贺楚涵轻声问道,并且叹息一声,脸上布满了愁思。

    “我……楚涵,你又为什么進入官场?”张鹏飞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我明白了,呵呵,我们……也许只是家庭的牺牲品,”贺楚涵无奈的苦笑,他家和张小玉的家里一样,没有男孩儿,所以父辈只好把政治上的希望寄托在她们的身上,好让自己的政治生命得以延续。有时候家庭的幸福,也是下一代的悲哀。

    张鹏飞叹气道:“不过我发现……我很喜欢权利,我……期盼着大权在握的感觉!”说话间,他很自然地目露凶光,一脸的豪气。

    “可是我不喜欢,我只想以后找个人……呃……”脸色一红,闲谈间不经易地道出了身为女人最为之梦想的事情,偷眼看着张鹏飞,借着几分酒意,有种要倾诉爱意的冲动。见张鹏飞无动于衷,假装低下头喝了口酒。

    张鹏飞并非无动于衷,其实他整个晚上都在观察她,很早便知道她的心事,只是苦于没有办法,因为他暂时不知道如何处理几人女人间微妙的关系。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不想怀抱佳人。

    “楚涵,你别不好意思,其实一个女人能这么想,说明你很想得开,人这一辈子,会做太多自己不愿做的事情,所以在感情上面,一定要找自己爱的人,物质上的追求是次要的,你说是吧?”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贺楚涵有些扭捏,有些羞涩,还有些春心荡漾地说。

    张鹏飞温柔地笑了笑,对面的贺楚涵也跟着笑了,痴痴傻傻望着他,脸上的表情复杂多变。

    “怎么了?”张鹏飞瞧她盯着自己,好奇地问了一句。

    “鹏飞,我……最喜欢你笑了,你笑的时候很自信,还有点坏坏的,总之……我很喜欢……”

    这回轮到张鹏飞不好意思了,这还是首次有女人如此夸奖自己,他不由得又笑了笑,有些尴尬,有些得意,还有些坏坏的。

    这时候一条身影在光灯下一闪,一位青年男子坐在了贺楚涵的旁边,把两人吓了一跳。贺楚涵花容失色地站起身,下意识地喊道:“你干什么!”

    男子与他们年纪相仿,蔑视地瞧了瞧张鹏飞,然后又曖昧地看着贺楚涵,眼神在那上三路下三路直打转,奸邪地笑道:“小姐,今天晚上一起玩玩吧,怎么样赏个面子吧?”

    “哼!”贺楚涵没想到自己总能遇到这样的男人,有些害怕地跑过来躲在了张鹏飞的身后。

    张鹏飞握住贺楚涵的手,用以安慰她的心,然后抬眼望着男人,很缓慢地说:“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从我眼前消失,不然后果自负!”

    “哈哈哈……”男子笑得前仰后合,然后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张鹏飞,对着他一边笑,一边竖起了大拇指,“小子,行啊,在江平还没有人敢这么对我说话呢,你……你是第一个!不过……老子看你还像个汉子,把你刚才的那句话也送给你,一分钟内你***给老子我消失,这位小姐今天陪定我了!”

    这话深深刺激了张鹏飞身體内的那股暴戾之气,由于特殊的家庭环境因素,从小他就受不得一点委屈,所以每次遇到挑衅,总能让他不退反进。张鹏飞紧紧握着拳头站起来,盯着男人好久才说话,“我要是不走呢?”

    “哟,行啊,你小子不是一般的牛B啊!”话音刚落,身后又跳出两个男子,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对他说:“彪哥,别和他废话,让我们收拾这小子,你带着女人先走!”

    “用不着你们,我自己解决!”男子有点想在手下面前表现一下的意思,他料到张鹏飞见自己人多势重,自然不敢还手,所以大着胆子来到他的面前,“小子,我看你找死!”

    张鹏飞知道情况不妙,一伸手把贺楚涵用力地推向后边,说:“你往后点!”发觉手心有点软,可也没怎么在意。

    对面的男子抬手一拳打向张鹏飞的脸,张鹏飞轻松地躲开了,对于经常打架的他来说,对面的人一动手他就知道他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张鹏飞冷笑着抬腿狠狠地一脚迅速地踢在他小腹处最软的部位。彪哥发出一声难听的叫声,手捂着肚子,要不是被身后的手下扶住就倒在地上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给我上!”彪哥忍痛发号示令。

    两个男子不再顾他,飞快地扑向张鹏飞,张鹏飞心里就是一凉,他看出来这两个小子可是练过的。然而就在这危急地时刻,竟然出现了戏剧性的一面,其中一位男子,竟然凭空横着飞出去好几米,而另一个男子也站在那里不动了,汗如雨下。

    张鹏飞瞪大了眼睛看着前方,只见一个身材高挑瘦弱的女人站在那名男子的旁边,手里拿着一把黑乎乎的东西顶在他的额头,“别动!”声音很轻,却不容反驳,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果男人真动一下,女人就能瞬间拔动板机。

    “啊……”男子吓得失语,哪敢在动。

    “兄弟,你没事吧?”这边绕过来一名男子,来到张鹏飞面前关心地问道。不用看人,听到这雄厚有力的声音,张鹏飞笑了。

    男子微笑着拍了拍张鹏飞的肩,“没伤着吧?”声音中透露着关切之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53》,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53章 热情地接待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53并对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53章 热情地接待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