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醉了靠你怀里

    正文:第186章 醉了靠你怀里  “你真坏!”不等张鹏飞说话,一旁的刘梦婷拧了她一下。..

    这时候刘梦婷包中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到号码后脸色就变了,看了一眼张鹏飞拿着手机到一边去接了,说了几句话,张鹏飞只听到她最后说“我问问他的”。刘梦婷拿着手机来到张鹏飞身边,小声说:“是李强,他……他想和你说话。”

    张鹏飞心里跳了一下,莫然地接过手机:“是我……”

    “你听着,我……我决定了,过完年我和她离婚,可是你要答应我,以后好好对她,不能让她受委屈,如果你欺负了他,我就是要进大牢也要整死你!”李强的呼吸很不平稳,不难听出他心中的纠结。

    张鹏飞点头道:“谢谢……”

    对方没说话,已经把手机关掉了。

    “他说什么?”刘梦婷担心地望着张鹏飞,生怕这两个男人吵起来。虽然说她与李强生活在一起有两年了,可是二人一直相敬如宾,从来没有红过脸。可她真担心李强受不了头顶上绿油油帽子做出对张鹏飞不利的事情。

    “他说春节后,和你离婚……”张鹏飞激动地说,又把刘梦婷抱在了怀里,“梦婷,你要恢复自由了!”

    刘梦婷没有说话,只是流出了两行热泪。一旁的贺楚涵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走过来傻傻地问道:“鹏飞,他……真的说离婚?”

    “嗯,李强真是个爷们!”张鹏飞的声音有些颤抖,然后同时把贺楚涵与刘梦婷搂在怀里。

    田莎莎呆呆站在楼梯上,见到此情此景,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最后她还是跑上了楼,把自己关进房间里。田莎莎的心情也很复杂,不知道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喜欢和张鹏飞单独呆在一起,虽然也很喜欢贺楚涵,可是之前见到张鹏飞与贺楚涵坐在一起,她就有些不舒服。她一直都以为贺楚涵是张鹏飞的女朋友,直到今天见到了刘梦婷,她就更吃惊了,张鹏飞的感情生活在她心里成了迷,令她百思不得其解。她越想越闷,暗自生起气来。直到贺楚涵上来叫她下楼打扑克,她才强颜欢笑地走下来。

    刘梦婷只在这里住了一个晚上,当然是与张鹏飞一个房间,通过了白天的事情,两人呆在一起也就不害羞了,变得名正言顺了。贺楚涵也没有离开,睡在了田莎莎的房里。第二天刘梦婷就回延春陪妈妈过春节,与张鹏飞依依不舍。

    贺楚涵因为春节期间要值班,也不能回江平。再说贺部长在省委也有活动,逢年过节领导家里是最忙的,这是下属们光明正大送礼的日子。既使贺楚涵回家了,也不能和家里人过一个消停的春节,到不如呆在珲水和张鹏飞一起过年。

    三十这天,张鹏飞与田莎莎还有贺楚涵三个人一起度过,三个人坐在电视前看春节晚会,气氛温欣。张鹏飞虽然早就厌烦了这种晚会,可是看到身边的两个女人兴致高昂,他也不忍心扫了大家的兴。

    这天夜里三人睡得很晚,等到田莎莎睡了以后,贺楚涵又悄悄地溜下楼,她知道张鹏飞没有睡。张鹏飞一个人在喝酒,没有开灯。

    “都三点了,你怎么不睡?”贺楚涵委身坐下,慢幽幽地问道。

    “你不是也没睡?”张鹏飞笑了,然后开了灯。

    灯光有些刺眼,贺楚涵抬手挡了下,说:“我睡不着啊……”

    “我也睡不着,”张鹏飞说,他找出一个空杯,为她倒满酒,笑道:“都不睡,那就陪我多喝几杯吧。”

    贺楚涵没说什么,抓起酒杯一饮而尽,把空杯往桌上重重地一放说:“小二,给我满上!”

    张鹏飞知道她心里一定很委屈,可是他又不知道如何安慰,只是笑了笑为她倒上酒,却把手盖在杯口上说:“慢点喝,这酒很贵呢……”

    “反正你家有钱!”贺楚涵说,这次她却只喝了一小口。

    “一定要离开吗?”张鹏飞没有任何意义地说。

    “一定……”贺楚涵身子一歪靠在了张鹏飞的肩上,张鹏飞伸出一只手搂着她,酸酸地讥笑道:“才喝这么点就醉啦?”

    “只有醉了才能靠在你的怀里……”贺楚涵抽了下鼻子说道,声音有些异常。

    张鹏飞不敢看她的脸,只是伸手摸了摸,感觉湿湿的。他转过脸来紧紧搂着她,轻轻撫摸着她满是泪痕的脸,心痛如刀割。

    贺楚涵的手环上了他的脖子,纏绵不已地说:“抱着我,紧紧抱着我,我好冷……”

    张鹏飞把她横抱在怀里,双臂用力,仿佛在捧着一件珍贵的文物。贺楚涵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眼角流出来。她一直哭着,张鹏飞也没有劝,就那么任由她哭着,不知道哭了多久便睡着了,张鹏飞也沉沉地睡去了。

    春节这几天,张鹏飞家里来往的人络绎不绝,来拜年的下属一批批赶来,有的还撞车了,这批人没走,又来了一批。虽然这些人大多年长于张鹏飞,可无奈于张鹏飞官大,只有他们来拜年的份。大家都带来了一些看似简单的却都价格不斐的礼物。大过年的,张鹏飞欣然接受,要不然就是不通情理了。官场上的廉洁是需要变通的,要不然下面的人就不好办事了,就会有人骂你不识时物。

    初三,当值班长的是张鹏飞与郝楠楠。大家都回去过年了,县委机关里冷冷清清的十分萧条。郝楠楠在办公室里无聊,走访了几个值班的科室以后,就来到张鹏飞的办公室坐着。没有外人在场,张鹏飞发现郝楠楠对自己更加热情。两人聊着聊着,就谈起了家庭隐俬,在张鹏飞的面前,郝楠楠好像在对待着弟弟倾诉烦恼“其实,我在心里真的很感谢您!县长,我觉得您的到来改变了我的命运,是您让我生活有了希望……”聊着聊着,郝楠楠突然红着眼睛说出了这翻话,看样子十分的伤感。

    张鹏飞知道这是一个有着很多不为人知故事的女人,在这喜庆的节日之中看到她伤心,他也不好受起来。他认真的盯着她好久,想安慰又不好做出过分的举动,终于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抽出纸巾交到她的手里说:“郝县长,不开心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总归要往前看,你说是不?”

    “你说得对,可是往事已经在我的心里划破了一道伤口,永远也不能平复。”郝楠楠哽咽着说,用白白的纸巾擦着眼睛。

    张鹏飞不忍看着她哭泣,把脸扭向旁边说:“不要这样,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了,你应该活得很开心,因为有很多女人把你当成偶像,你是珲水最有权利的女人!”

    “那又如何呢,你可知道我为了今天的一切付出了多少?”郝楠楠冷冷地责问道:“机关里所有的人都冷眼看我,都把我传成了……我知道别人背后都在说我坏话,而且那些话……想必你也听说了,不是吗?”

    张鹏飞点点头,说:“可是他现在已经走了,一切都结束了!”

    “你原来早就知道了我们的事情……”郝楠楠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望着张鹏飞越来越羞愧。

    张鹏飞努力表现得平静一些,斟酌良久后说:“其实有些谣言都是在事实的基础上传出来的,也许珲水的很多人都以为我年轻,那么我真想问你们,我能来到珲水成为县长,难道只是靠着运气吗?”

    张鹏飞的这翻话道出了他多日来的郁闷,他的升迁在外人看来无非是“上面有人”和靠着运气。虽然大家亲眼见到了他强硬的政治手腕,但是大家宁可相信他是靠着运气,也不愿相信这是他的能力。县机关大院里有多少像张鹏飞一样的年轻人在体制内混了好几年仍然没有成就,嫉妒他就可想而知了。可这话在郝楠楠听起来就是另翻意思了,她不觉得张鹏飞是在抱怨,她只当他在告诉自己他不是孩子,他有着聪明的大脑,有着很强的政治觉悟。

    郝楠楠点了点头,苦笑道:“小县城的人自然无法体会到县长的聪明才智。可是县长,我很想问你,在你的心中怎样看我?觉得是一个生活作风混乱的女人?”

    既然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郝楠楠也就不藏着腋着了,她很大胆地问道,直接把话挑明。张鹏飞明显一愣,因为他万万想不到郝楠楠会如此直接,虽然之前两人说的话对方都明其意,但那必竟说得隐患。

    “不,也许……之前有一段时间是这么看的,可是自从我上次参观完合作区的工作以后,就对你改观了,我知道你是一个很有工作能力的女人,是一个可用之材!”说完之后,张鹏飞叹息一声接着说:“这话……你不该问我的,你要知道我和你身份的特殊性!”

    郝楠楠笑了,像一朵妖冶的玫瑰,她说:“县长,你在我心里不是县长,就是一个大男孩儿……”

    张鹏飞的脸有些红,不知所措的样子,良久才说:“你就是这么信认我?”

    张鹏飞做官的时间不长,可也沾染了一些官场的习惯,说话总是掐头去尾,让不了解的人听不懂。可是郝楠楠听懂了,张鹏飞的意思是在说,我是你的领导,你怎么可以把这些个人隐俬告诉我,你凭什么相信我!

    “县长,现在的珲水我只能信你了……”郝楠楠说的是实话,可是听起来却令人不舒服,她现在直截了当地说出了投靠张鹏飞的意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186》,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186章 醉了靠你怀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186并对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第186章 醉了靠你怀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极品姐姐领进门:权谋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