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屋子鱿鱼干的味道

    “小虎!”

    “虎哥!”

    “虎哥,对了,这道题怎么做。。。”

    “虎哥,这是最新出的游戏,咱们去玩玩吧...游戏机我借你。”

    石虎刚刚来到学校班教室力,就受到了簇拥,同学们一个劲的凑过来,这热情的态度让石虎呆愣了片刻,然后从容不迫的解答着同学的问题,人气极高让人下羡慕,就连老师都主动打着招呼,喜欢这个乖巧阳光成绩棒棒的少年。

    “小虎...咿?你的皮肤怎么细腻了那么多,是用了护肤产品吗?”石虎的同桌,一个大大咧咧的男生过来好奇的问道,还很不客气直接上手抚摸。

    “没有啊,以前一直是这样的。”

    而石虎则是笑笑,不动声色的抽开了被抓住的手,脸上依然保持着风轻云淡的笑容,友好的和周围的同学们交谈起来,很快石虎就融入了这气氛之中,大家其乐融融的上学上课,石虎更是乐在其中。

    波澜不惊的一天,至少对于周围的人来说,是波澜不惊的一天,直到放学的时候,石虎还伸伸懒腰,望着天边的阳光,感慨如今的自己,如今的幸福。

    同学,老师都围着自己,这种人生...

    如果能一直维持下去该多好...

    放学回家的时候,石虎走出校门,看到了大门口有一个很奇特的女子。

    乌黑亮丽的长发,恬静如水的气质,宛如流水一般...然而手里拿着的煎饼果子完美的破坏了这气氛。

    石虎只是稍微看了一下,就路过不再多看。

    突然,拿着煎饼果子的柳燕璃突然抽出了那一只沾满了油腻的手,拍在了石虎的肩膀上,让石虎是一个猝不及防。

    还没等反应过来,柳燕璃便先声夺人道。

    “处男就好像可乐上的浮冰一样显而易见...处女也是一样。”

    说完柳燕璃还在这校服上摩擦摩擦,将煎饼果子留下的油腻痕迹磨擦掉...

    “额,神经病啊...”

    石虎面色一僵,嘟囔骂了一声后就离开。

    没有注意到身上,有一根看不见的因果之线连接着。

    “这下总该行了吧...”

    柳燕璃完成李云交予的任务,继续吃着煎饼果子,刚刚才擦干净的手又一次沾上了油腻。

    ......

    ......

    心事重重的回到家中,石虎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柳燕璃说的话,萦绕脑海挥之不去,然而很快,家的温暖就让他抛弃了这样的想法,看着早早等待在门前的冯翠,石虎笑了,放下书包,乖巧的把作业拿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来,乖儿子,这是妈妈给你做的...”

    “来来来,这是...”

    “对了,爸爸嘱托你,这段时间好好学习,争取考上个好大学,到时候让妈妈带你去外地玩...就去迪士尼怎么样?以前都没带你去玩过...”

    “嗯...这道题你不会做?没关系,妈妈教你...”

    冯翠对石虎的宠溺简直突破了天际,对此石虎只是笑笑,同时认真的写着眼前的作业,一道难以攻破的难题,在冯翠的帮助下做了出来,这让石虎欣喜不已。

    “对了,爸爸...咱们什么时候能和他见一面,老是待在房间里,我们一家人出去玩玩...”石虎犹豫了一下,放下了手中写作业的笔,忍不住说道。

    一听到要见父亲,冯翠愣了愣,微笑道。

    “你爸爸没空,他是职业作家,要待在房间里码字呢,乖,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的学习,为家里争光才对,等你长大了,爸爸会出来的,到时候咱们一家人,一起去游乐园,一起去动物园,一家三口...”

    “还有妹妹...”

    “别跟我提她!”冯翠一听到这个立刻激动的叫出声来,然后看着呆愣的石虎,立刻道歉道:“抱歉...我有些激动了,你妹妹这还没有回来呢,咱们先不提她,提她也没有用是吧,咱们学习,继续学习。”

    就在此时,一阵阵的敲门声响起,冯翠出去开门,透过猫眼,看到了是熟悉的警察,犹豫了一下后,打开了大门。

    “请问,是我家女儿找回来了吗...”

    “关于你家女儿的事情我们还在调查中,我们这一次来,是因为其他事情的...”王青进了屋子,这屋子的摆设都充斥着属于知识分子的小资味道,特别是那一股股轻柔的书香气,吸入口鼻之中沁人心神。

    只是...这书香气有些浓了一点儿,浓到几乎要覆盖其他味道的程度,比如小警察的刚刚才吃了大蒜,这一进来味道就被书香气给冲散了...

    冯翠不知道王青说的其他事情是什么,不过还是老实的给几人弄了椅子过来,只是看到李云的时候眼神愣了一愣,怎么这有个道士跟着警察一起来。

    李云双眼盯着冯翠,洞悉心灵的眼神一下子就让冯翠倒退了一步,精神恍惚不知所措,只能偏过头去沏茶,很快一杯浓茶被端了出来。

    “多谢居士...”

    李云淡然道谢,眼神却偏过去,看着冯翠的房间,那被紧紧锁住,只有冯翠一个人有钥匙能够出入的房间。

    冯翠看到李云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心虚,心情一阵紧张,生怕被看出什么似的。

    此时,王青打破了僵局,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听说,你的丈夫在五年前失踪了,有这回事吗?”

    “嗯...”

    原来,这石家丈夫以前是个做生意的老哥,最后以为赌博,光荣的成为了戒赌吧老哥,不说生意倒闭,还签欠下了一屁股的债,偿还不能,被人追债的吊起来打,东躲西藏没一日安生。

    最后,这位戒赌吧老哥还是失踪了,失踪的无影无踪,那些催债的倒不是因为祸不及家人的原则没来找茬,而是这一家子实在没什么钱,只有作为生物老师的冯翠支撑着两个孩子,这不放弃也不能了。

    王青眯着双眼,这石家丈夫失踪的很诡异,当初也没有人报案,好像任由其失踪似的,当初调查的人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民事纠纷跑路事件而已,毕竟借高利贷跑路的人每天跑路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数额再大这些民间借贷也不会受到法律保护,也就没有继续调查的意思。

    一阵盘问过后,小警察才知道原来王青暗地里查了那么多事情,顿时一个个眼神崇拜的,王青可没含糊过去,说道:“是道长让咱查的。”

    俩小警察这才惊讶的看到了面带微笑,默默抿着茶水的李云。

    “那么你现在知道你丈夫在哪里么?这事儿很可能跟你丈夫有关...可能是关键的线索。”王青认真的说道。

    “他好久都没有联系过我了,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可能躲在什么我不知道的地方吧...我现在跟我家丈夫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问我也没有用啊...那么多年过去了。”冯翠一脸平静惋惜的说道。

    王青盯着冯翠的双眼,最后缓缓的收起了自己犀利的眼神表示了解。

    就在几人没有什么收获想要离开的时候,李云却笑着说道。

    “你家石虎真是不错...”

    “你....”冯翠用一脸疑惑的眼神看着李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成绩优异,在学校受欢迎,相貌不错,性格阳光,可以说是优秀中的优秀,对于教导出这样孩子的你,贫道表示佩服,若是贫道...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李云笑了笑,胸口处的小狐狸蠢蠢欲动,然而动了两下后就继续睡觉了,最近是越来越贪睡,越来越粘着李云。

    一听到自家孩子被夸赞,冯翠来了劲头,一直在夸奖自家的儿子石虎,夸的是天上有地上没的,就连旁边的王青都听的是一愣愣的,这孩子真的有那么好?

    冯翠话刚说到一半,就把石虎叫了出来,短发英气,除了有些娘气以外没有任何的毛病,在看到李云还有王青等人后乖乖的打着招呼,举止礼貌,标准的教师家庭出身的孩子。

    李云看到石虎后便淡然道:“可你家那个离家出走的女儿,可跟石虎不大一样啊,性格内向,不善交际,若真是离家出走的话,很有可能是因为你对女儿的关心不够导致的,不是吗?”

    “嗯...应该是吧,同样的生长轨迹不一样的性格也是很正常的。”提到女儿的时候,冯翠脸上的表情就产生了变化,那种复杂的表情看的王青是一愣愣的。

    就连石虎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有些复杂,好像对这个所谓的【妹妹】感官十分的复杂。

    之后李云只要一聊到妹妹,这冯翠脸色都会变阴难看,态度十分的明显,王青能察觉到,这家庭重男轻女...不是普通的那种重男轻女,而是有着更深层次原因的重男轻女。

    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原因导致这位母亲很讨厌自己的女儿...

    其中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只白鹤从阳台外闯了进来,在这屋子里晃悠了一圈后才离开,对此冯翠只觉得意外,会有白鹤飞进自己家里这种事情,这白鹤很来的快去的也快,所有人都不甚在意,只有李云脸上的微笑愈加的灿烂。

    “可能这小畜生是饿了来找吃的吧。”小警察不甚在意的笑道。

    之后李云便没在说什么,只是对石虎笑了笑便离开,王青看了也不再久留,跟着李云离开。

    只剩下石虎看着李云的背影,表情莫名,心里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蔓延着。

    ......

    “这家庭真的是重男轻女啊,那表情看的我是一愣愣的,你说这高阶知识分子怎么也玩这一手呢。”旁边的小警察一脸不开心的说道,连带着对于这信【小瘟神】的小区都讨厌了起来。

    “不是一般的重男轻女,里边肯定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在。”王青一路走下楼梯,一路苦思冥想,根本想不通这其中歧视的原因,这究竟是为什么...

    此时,在一旁的李云却是突然说道。

    “福生无量天尊,答案在她的房间里,今晚之前,带人来,搜查她的房间,你便能知道答案了,关于她父亲失踪的答案。”

    李云的话让旁边的王青还有小警员一愣,坦白说搜查别人房间这种事情可不是什么都能做到的,必须有上头批准的搜查令才行,如果没有什么有力的证明的话,那可是妥妥的私闯民宅...

    王青很想就此相信李云的话,可这话上头可不会相信...

    “福生无量天尊,你们没有发觉,这屋子的味道,实在是太重了一些。”李云笑着说道:“除了所谓的书香气以外,还有能够让人放松的熏香,闻着还挺舒服的不是吗?”

    味道浓重的熏香...

    王青仔细想想,好像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儿,那香味乍一闻很舒服,可闻久了肯定会不舒服。

    小警察却是不以为然的说道:“可能他们一家很喜欢这味道也是说不定?不闻这味道睡不着觉的那种...毕竟有些人有不一样的癖好是可以理解的嘛,女人喷的香水我们也不理解呢。”

    “可这熏香,若是混杂了罂粟壳的神经麻痹剂又如何呢?”

    李云话音刚落,天上便飞下一白鹤,白如玉,羽如尘,宛如谪仙灵鹤。

    “是刚刚那只白鹤!”小警察立刻惊呼出声来,眼尖的他看到了白鹤的爪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香囊。

    王青看到了,是从刚刚冯翠家里顺出来的香囊,包括冯翠都没有看到,这白鹤进来的时候还顺手带走了一些东西...

    李云及将小白爪子上的香囊取下,交到了王青的手中。

    “燃烧罂粟,这一项,可以让你们搜查她家了吧,记住,要在今晚之前行动,在她的房间里...切记,莫要让这个机会不见了。”

    罂粟花!

    王青呆愣片刻,感觉手里的这香囊是十足的烫手山芋,这涉毒了案件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随后小白便飞走了,临走之前还啄了了那小警察额头一下,眼神还在挑衅【让你丫叫我小畜生,老子让你看看花儿为什么那么红】。

    只剩下了一脸懵逼的小警察,看着那白鹤,呢喃道。

    “这白鹤真tm通人性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史上最牛道长634》,方便以后阅读史上最牛道长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屋子鱿鱼干的味道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史上最牛道长634并对史上最牛道长第六百三十四章 一屋子鱿鱼干的味道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史上最牛道长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