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十九 问话与看法

    次日早晨,刘伟、郑文杰要回去,二个舅舅、二个阿姨、姑姑也要回去,赵玉珠叫王行明送刘伟去上班,王行明自己也要去上班。叫王行莉送郑文杰回家,然后回家送舅舅、大阿姨、小阿姨、姑姑回家。

    刘伟眉开眼笑,告辞了赵玉珠一家,坐上小车走了。

    王行明问:“你会不会驾车?”

    “我会!我在清华大学就学会了驾车。”刘伟一笑说:“我爸爸也会驾车,我妈妈不会。”

    “公安人员一般来说都会驾车,这还用说。”王行明接着问:“你今天好像很高兴。”

    “是呀!”刘伟笑着说:“坐上你的车,我当然很高兴嘛!常言说,姐不出嫁妹不嫁,大未成婚小不婚。读书王哥哥已结婚了,你也应该拿定主意。你应该知道我从大前年你大表姐饮食店看见你后,非常爱你,等你到研究生毕业,没有去爱第二个女孩子。”

    王行明脸上一红,说:“只因你一家都是清官,否则,我决不会理你的。你妈妈若然恼怒,大不了我回家跟哥哥做生意去。”

    “这太好了!”刘伟非常高兴地问:“那你心中也有我了,对吗?”

    “谁心中有你了?别自作多情好了!”王行明面红耳赤地说:“我知道我妈妈昨天晚上跟你讲什么!你别高兴太早了。”

    刘伟听了,心已有点冷了下来。嗫嚅说:“伯母昨天晚上说叫我努力追你。可是你这么说,我要怎么办呢?”

    王行明‘噗哧’一笑说:“你讲这些话就叫努力吗?”

    刘伟听了,又高兴起来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王行明笑之不答。

    到了市工商局,刘伟下车,对王行明说:“行明小姐,中午去吃饭好吗?”

    “不去了!盛意心领就是!”王行明一边说,一边调转车头,到市财政局上班……

    ……

    王行莉送郑文杰回家,车才离家不到五十米,郑文杰就很高兴地说:“我今天很高兴,王行莉小姐亲自驾车送我回家,这件事若让人们知道,必定传为佳话。”

    王行莉一笑说:“我今天更高兴,我会驾车,你不会,说明我比你高明,学的比你多,这事传出去,人们必然会笑你一个堂堂男子不及一个女孩子。这种佳话传越久,我越高兴。”

    郑文杰说:“谁说我不会驾车?只因买不起小车而已。不信你把车停下来,我来驾驶。”

    王行莉笑着说:“你即使学会了驾车,但不练习必然生疏,这半生不熟的驾驶技术,我不担心才怪呢!”

    郑文杰嗫嚅一下说:“王行莉小姐,我爱你已六年了。”

    “我知道!”王行莉脸红起来说:“你从读大学第一年就爱上我,到如今已六年了。你的一片痴情我很感动,不过,我说过要在工作以后谈恋爱,我在学校,任何男学生追我,我都婉言谢绝。你如果真的那么爱我,就要尊重我,让我说话算数。若然你不尊重我,现在就想让我接受,那你就去另择对象吧!我告诉你,我去过你家,见你父母乃是两袖清风的清官,才请你与你母亲去我家喝喜酒。若然你父母是个贪官,我决不会放请帖的。从那以后,我才敬重你父母,今天才肯送你回家,否则,你想都别去想。要想让我驾车送你回家,除非西山日出,江水倒流,铁汉闭口,泥人点头。”

    郑文杰听了,非常高兴地说:“承蒙王行莉小姐如此看得起我的家庭,那好吧!我会尊重你说话算数,等着你。我对你的爱坚如磐石,决不会改变。”

    “别说漂亮话!不要口是心非就是。”王行莉一笑说:“你若然口是心非,难道我就找不到一个好对象吗?”

    “说话算数!”郑文杰正色地说:“我非王行莉小姐莫娶!”

    王行莉含笑说:“以后再说这句话好不好?”

    郑文杰连声说:“好!好!好!”

    王行莉驾车到郑文杰的套房楼下,郑文杰下了车,笑容满面地说:“王行莉小姐,能不能上楼去喝杯茶?”

    王行莉说:“你知道我是急着回去送大舅、二舅、大阿姨、小阿姨、姑姑回家的事吗?盛意已领,咱们学校见。”

    “那好吧!”郑文杰调皮一笑说:“送过王行莉小姐!”

    王行莉调转车头,挥手告别,驾车而去……

    郑文杰痴痴地看着小车疾驰而去,看不见了,还呆立着……

    ……

    王行莉驾车送姑姑、大舅舅、二舅舅、大阿姨回家后,驾车送小阿姨回家。

    王行莉在喝茶。赵玉花对郭平仁说了王行莉因咱们养育七年之恩,叫哥哥拨了一百万元钱在王行莉卡上,王行莉把卡给了她。并详详细细地把这事说了一遍。

    郭平仁听了,说:“这卡我不会使用,应该拨在咱们的存折上才行。”

    赵玉花见说有理,就把这事对王行莉说了。

    王行莉欣然答应,叫郭平仁拿了存折,身份证,和赵玉花一起跟她去中国银行。

    王行义搞‘网上购物’是跟中国银行挂钩,行长非常敬重王行义。因为王行义有那么多钱,银行可以放很多贷款。行长也认识王行明、王行莉。

    恰巧,行长见了王行莉,忙问王行莉要办什么手续。王行莉说了。

    行长叫郭平仁另外办一本存折。

    之后,王行莉把自己卡中拨一百万元给郭平仁的存折。郭平仁取现金十万元说回去为盖大楼花用。行长叫值班人员办理了。

    王行莉谢了行长,把小姨夫、小阿姨送回家。之后才驾车回家,跟赵玉珠说了这件事。

    ……

    刘伟中午下班回家,张秀梅迫不及待地问刘伟:“昨天晚上赵玉珠问你什么?”

    刘伟回答:“伯母首先问我是不是爱上王行明?我说我非常爱王行明。伯母微笑问我将来要当什么官?我说,我将来要当一个受人民爱戴敬仰的清官。伯母一笑说,你爸爸妈妈就是受人民爱戴敬仰两袖清风的官,我才叫行明放请帖。否则,我不会去请一个贪官来家喝喜酒的。既然这样,你就努力去追行明,我一家不会反对的。”

    “哦!这真是太好了!”刘求霍地站起拍起掌来说:“这么说,赵玉珠一家真是通情达理,家风纯正的家庭,王行明将来必是贤妻良母。若然我与你妈妈是贪官,那么,这个亲事再也休想了。”

    “对呀!”刘伟喜笑颜开地说:“王行明亲自送我到单位上班,她说:我就是敬重你父母是清官,不然的话,我决不会理你。你妈妈若然恼怒,我就辞职回家跟哥哥做生意。”

    “哎呀!这么说,你赶紧鲜花买一束,金戒指买一枚向王行明求爱。”张秀梅忙说:“王行明马上就要调到县级去当财政局局长了,到那时,你就不好意思去找她了。”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刘求说:“只是咱们没有车,否则,天天都可以去找。”

    说完,又对刘伟说:“既然要买,就买好一点的鲜花,贵一点的戒指。别让王行明说咱们家小气,留下不好印象。咱们家虽然买不起新的大套房,但还有十万多元钱,给你举办婚礼可能也够吧!”

    “这种事是没有止境的,也要看赵玉珠的口气。若然赵玉珠要聘金一百万元,你借都没处借。”张秀梅接着说:“王行义建了那么多产业,那么有钱,你拿几万元给赵玉珠为王行明聘金,赵玉珠看得起吗?所以,首先不要说这些钱够不够给刘伟结婚花用的事。”

    刘求一想没错,哑口无言。

    刘伟说:“我想伯母一家不会贪财的。”

    “你知道什么!”张秀梅接着说:“就是因为赵玉珠不贪财,很爱惜名誉,嫁妆一定很多,如果她说,你先拿一百万元为聘金,我就给行明嫁妆二百万元,不过,这样做以塞人们之口而已。这话这么好听,又很合理,咱们得利,她家不但把行明嫁给你,而且倒赔了一百万元嫁妆。可是咱们到那时拿不出这笔钱,那要怎么办呢?你说说看。”

    刘求听了,呆了半晌,张秀梅说得对呀!这是非常好的事,若然拿不出这些聘金来而放弃,岂不被人们耻笑,被社会舆论的抨击,说他一家也太无能了,这么好的条件,竟然为了拿不出这笔钱而放弃……那么,一家人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想到这里,低下头来。

    张秀梅一笑说:“现在谈这件事为时过早,待王行明接受了刘伟的求爱,才能做出决定。”

    刘求点了点头说:“你说的聘金之事很正确,我总不能安下心来。”

    刘伟说:“虽然未雨绸缪是对的,但咱们恐怕力不从心。还是等行明的态度后再说吧!”

    ……

    郑文杰回家,开门进去,他见没有人在家,知道爸爸妈妈、郑文英去上班。他烧了开水,泡茶、喝茶,一边看电视。他抑制不了心中的喜悦,伯母已经同意他去追王行莉,王行莉虽然说要在工作后谈恋爱,但已暗中接受了他的爱,这是多么好的事呀!可是郑文英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对他去爱王行莉,说王行莉太美、太厉害了。要他去爱一个才貌平平的女学生。他一想起这件事,就怒火中烧,对郑文英非常恼恨。他想,应该把伯母对他的谈话,和王行莉的谈话瞒住郑文英,不让郑文英知道,背后对爸爸妈妈说,免得又与郑文英吵闹……

    一想起郑文英屡次干扰他去爱王行莉,他就咬牙切齿痛恨郑文英起来,他认为自己乃是考上全省第一名的高才生,应该与也考上全省第一名的王行莉才相配,可是郑文英却要他去爱一个才貌平平的女学生,世间哪有弃美玉而求顽石的道理!这样做,不是神经病是什么?这郑文英自己才貌平平,若要与王行莉比才貌那真是骏马比麒麟,寒鸦比金凤了。正因为郑文英才貌平平,才这般嫉妒王行莉的才貌……对!完全是这样……郑文英乃是嫉贤妒能的卑鄙小人,王行莉若嫁给他,与郑文英完全合不来……合不来就算了,早晚都要与郑文英断绝关系……

    他想了很多!很多!不知不觉已到中午,电视虽然开着,但是他却去想与王行莉的事,根本没有看电视。肚子也不觉得饿……

    门开了,柯云兰走了进来,见郑文杰在沉思,她一笑问:“文杰,你回家了?”

    “是!我回家了!”郑文杰回过神来,说:“妈妈,您也下班了!”

    柯云兰笑着说:“我来烧饭,你把与赵玉珠谈的话说给我听好了!”

    郑文杰关上门,放低声音说:“妈妈,赵玉珠问我将来要当什么样的官,我说要当清官。她似乎很高兴,问我是不是喜欢王行莉?我说我非常爱王行莉小姐。她又说,我敬重你爸爸妈妈是清官,所以请来喝喜酒。既然这样,你就努力去追我的乖小女儿吧!但我的乖小女儿要工作后谈恋爱,你要尊重她的想法……看来赵玉珠是不会反对我爱王行莉的事。王行莉开车送我回家,也跟我说这样的话。妈妈,您认为,这门亲事是不是有成功的希望?”

    “哦!据你这么说,那真有成功的希望了。”柯云兰笑容满面地说:“那你就与王行莉多亲近,培养感情,到了王行莉工作时,向她求爱,自然水到渠成,这真是太好了。妈妈还担心赵玉珠问你时,你不敢表态,使赵玉珠失望呢!”

    郑文杰听了,喜形于色。忽又敛容说:“这事千万别让郑文英知道,免得被她干扰破坏。”

    “我知道!”柯云兰正色地说:“生下这个臭女儿,不去想怎样才能把王行莉娶过来,却专门泼冷水,令人太失望了。爸爸回来时,你也悄声告诉爸爸,别让郑文英听到。”

    “妈妈说得对!”郑文杰点头说。

    这时,郑文英进来,见郑文杰坐着喝茶,含笑地问:“文杰回家了,赵玉珠留住你,跟你谈什么呢?”

    郑文杰不予理睬,良久才说:“你一回家,就忙着打听我的事,究竟是什么居心?”

    “你别误会!”郑文英一笑说:“我是关心嘛!咱们是姐弟,我所说的都是为你好。”

    “嘿!为我好!为我好要我放弃王行莉去择一个才貌平平的女学生!”郑文杰恼火起来,说:“我是考上全省第一名的学生,去择一个才貌平平的女学生,不但家庭名誉丢尽,而且我也没有脸面,在人们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是你为我好吗?”

    “这是我的建议,我是想心灵美胜过容貌美,所以劝你。”郑文英一叹说:“你不采纳我的建议也就算了,还向我发脾气,真是岂有此理!”

    柯云兰忍耐不住,指斥郑文英说:“恋爱是自由的,文杰的恋爱是文杰自己的决定,我们当父母的都不去干涉,你为什么屡次三番要文杰听你的话?你的恋爱我们有去干扰吗?你发什么小姐脾气!一进门就问文杰在赵玉珠家谈什么?你太令我失望了。我对你说,你给王行莉拿鞋还不配。你自己才貌平平,就对王行莉心生嫉妒,你认为我不知道吗?要文杰去娶一个才貌平平的女学生,你才高兴,而我家庭名誉何在?文杰若是考上普通大学,对王行莉决不会有非分之想。可是文杰毕竟是考上全省第一名,难道不该找王行莉为对象吗?人家读书王兄妹三人,名声之大,谁不想去结这门亲事?可是偏偏是你反对文杰去爱王行莉!亏你为大姐,这等话也能说得出口?”

    郑文英被柯云兰的严厉指责,不敢争辩,跑到自己的房间,闭上房门……

    郑三山下班回家,要问郑文杰,柯云兰使个眼色。郑文杰便到郑三山的房间,悄声地把赵玉珠说的话,问的事详细说了一遍。之后说郑文英跟他吵闹,被妈妈指责,跑到自己房中,不知干什么……

    郑三山听了,非常高兴,悄声说:“看来这事有成功的希望,你继续努力吧!但千万别告诉郑文英。”

    郑文杰点了点头说:“听爸爸的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读书王219》,方便以后阅读读书王二百十九 问话与看法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读书王219并对读书王二百十九 问话与看法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读书王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