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大结局下

    祁州王是个男人,虽然刚刚和女儿相认,非常不舍得离开女儿身边,可在云晞看来,与其说她这个父王是粘着她的,不如说是她父王粘着她母妃。

    虽然没有出席斗石大会,可云晞也知道不少消息,叶飘飘的两块毛料,都算是垮了。

    而荣郡王府的朱子彤,她的运气也不怎么好,别说想要赢得赌石公主的荣称,第一天,就已经出局了。

    如同云晞所预料的,斗石大会最后胜出的是凌王府,第二名的则是燕国公府,至于本来很有希望的忠贤伯府,则是连连赌垮。

    再有叶云晞的亲生父母是祁州王和祁州王妃这件事,整个斗石大会期间,忠贤伯府可谓是站在了风口浪尖,而忠贤伯府的每一次赌垮,都无比的让人兴奋,没等到斗石大会结束,忠贤伯就生生地气病了。

    待斗石大会结束之后,忠贤伯府就被不少人在皇上面前参了一本,忠贤伯府的人,或者说叶家的人曾经做过的不管大小的错事,都被人一一摆在皇上面前。

    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整个忠贤伯府就消失在龙熙国的政治舞台。

    至于荣郡王府的县主朱子彤,在凝香公主因为凌王的插手而不得不远嫁外邦之后,一怒之下让皇上给朱子彤赐婚,让朱子彤给她陪嫁,一同嫁到了外邦,却不曾想在半路遇刺,被凝香公主用来挡箭,死在了出嫁的半路上。

    时间如白驹过隙,两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云晞在认回了自己的亲生父母之后,就跟着祁州王和祁州王妃一同回到祁州。

    看到云晞竟然毫不留恋地跟着祁州王和祁州王妃离开京都,离开龙熙国,回到祁州城,凌王真真是恨不得打云晞的小屁屁。

    这丫头太没良心了,竟然对他没有一点不舍,找到了自己的亲爹娘,就那么屁颠屁颠地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离开了他。

    即便心里再郁闷,凌御每一天睁开眼之时,要看看云晞的画像,睡觉之前,也要看看云晞的画像,每天最盼望的事情就是做梦能够梦到云晞。

    可惜,那丫头也不是每一天都能让他梦到的。

    两年的时间,凌御至少有一年的时间是待在祁州城的,至于凌御对云晞的心思,祁州王和祁州王妃,还有祁州王世子都心知肚明。

    正是因为知道有这么个男人觊觎着他们的宝贝女儿宝贝妹妹,祁州王还有祁州王世子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没少找机会将凌御从祁州城撵走。

    至于祁州王妃虽然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女儿,但是看到凌王对自己的宝贝女儿那么好之后,倒也慢慢地对他和颜悦色,有那么点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意思。

    有了祁州王妃的柔和态度,凌御的追妻计划才稍稍顺利了一点,不会再有到了祁州城半个月也见不到云晞的情形出现。

    过不了几天,就是云晞满十五岁,她的及笄礼本来她不打算大办的,可祁州王和祁州王妃,还有她那个妹控的祁州王世子都不同意,这么多年一直都亏欠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宝贝妹妹,所以云晞这么重要的成年礼,怎么可能不大办?

    在云晞及笄礼的前半个月,凌御就到了祁州城,而经过两年的努力,得到了祁州王妃的认可之后,凌御再到祁州城,总算能够住进祁州王府。

    不过他也只是偶尔能借宿一次,借宿的第二天一定会被祁州王和祁州王世子赶出去。

    然后凌王又继续想方设法地赖在祁州王府不走,然后祁州王和祁州王世子又想方设法地把他赶出去。

    对于祁州王和祁州王世子与凌王的斗智斗勇,祁州王府的人,甚至整个祁州城,甚至是天下各国的人都知道了。

    凌王这两年没少在云晞身边表白,可每一次都被云晞当成他在戏弄她,压根就不相信凌御说的喜欢她想娶她,于是,凌御暗暗里憋出的内伤,足够他吐三大碗的血。

    凌御想了又想,觉得在云晞及笄之前,一定要让这小丫头变成他所有,一定要确定小丫头和他的关系。

    于是经过他冥思苦想,想了又想之后,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他自认为的好办法。

    于是,云晞这一天一大早起床,就收到了一封凌御写给她的信。

    这两年云晞并没少收到凌御给她写的信,只是凌御此时就在祁州城,且昨晚上他好像还是住在祁州王府的,所以云晞一大早又收到他的信,还以为是有什么急事他需要去处理,所以留信和她说一声的。

    以前这样的事也不是没有过,因此云晞拆信的时候并没有多想。

    云晞小心地把信拆开,这一次只有薄薄的一张信纸,云晞不由得有些意外,要知道以往他给她写的信就没少过三张纸的,要么几张信纸都写满,要么在凌御时间紧急的似乎,就是几张信纸画着他的画像,其中一张匆匆的交代一下他急着去办的事。

    像今天这样的信,云晞还真的挺意外的。

    拿着那一张薄薄的信纸,云晞好奇地打开,一整张信纸上面就只有几个字。

    “我喜欢你,凌御!”

    云晞盯着这么一封简单的信,简洁的信纸,上面少少的几个字,足足盯了一刻钟。

    然后,唇角缓缓地漾起灿烂的笑容,目光落在那几个字上,眼中是温润的柔情和欢喜。

    “主子,凌王来了。”

    明雪自然是知道凌王又给自家主子写信了的,今儿个早上主子看信用了那么长的时间,还以为凌王爷又给主子写了很多张信纸了。

    却没想到见到主子的时候,主子手里只有一张信纸,而桌子上除了一个信封,再也没有多余的纸张。

    王爷这一次只给主子写了一叶信纸吗?

    不过王爷昨儿个晚上就宿在王府,所以有什么话估计都是等着和主子当面说的,写的信自然是简短一些。

    云晞将信收好,走到桌子旁喝了一口茶水,就见凌御大步地走进来。

    两年的时间,云晞的变化不小,身高足足高了将近十厘米,多了几分女子的妩媚,身体的某处也不再像十三岁之前的小笼包那样。

    这样的身材,云晞还是挺满意的。

    而凌御倒是没有多大的变化,要说他改变的地方,就是更加的沉稳和冷冽,当然,这是在外人面前的凌王。

    在云晞面前的凌御,云晞觉得他倒是越来越逗比了。

    “云宝宝,”

    三个字,从凌御的嘴里出来,顿时惹来云晞的怒目相向,凌御摸了摸鼻尖,在云晞满含威胁的目光之下,不得不改口。

    “云晞儿!”

    “哼!”云晞冷哼一声,拿起桌子上的点心慢慢地咬了一口,其实,她今儿个的早膳吃了不少,真有点撑了。

    可她在看了凌御今天的那一封信之后,此时见到凌御,与他面对面坐着,心里还真有些紧张和羞涩。

    所以,她就用吃点心来掩饰她跳跃得特别快的心跳。

    “云儿,好吃吗?今儿个我本来想和你一同用早膳的,可王爷和大哥都拉了我过去陪他们用早膳,还好我特意少吃点,就知道云晞儿你今天吃不饱,所以我特意过来陪你吃点。”

    凌御郁闷啊,有那么个时刻担心自己的女儿被人骗走的岳父,还有一个妹控的大舅子,凌御觉得追妻之路,真不是一般的困难重重。

    还好,再高的山,再多的险阻,他都攻克了。

    再有今天,云晞就及笄,到时候,云晞就会是他的未婚妻,过不了多久,云晞就会从未婚妻变成他的妻子。

    到时候,云晞就完全属于他的。

    云晞没搭理凌御刚刚的话,而是拿出早上的那一封信,在凌御面前晃了晃,然后语气缓慢地意味不明地开口。

    “王爷,我今天收到了一封信!”

    “嗯!”凌御看着云晞手里的信,顿时紧张了,这是他想方设法想到的最能表明他对云晞的情意的办法,他觉得一定有效,一定能够让云晞相信他对她的感情。

    云晞按着凌御满眼紧张却假装镇定的模样,眼底邪肆的光微微闪烁,似笑非笑地说:“信里竟然说你喜欢我。

    “哦!”紧张过头了,凌御的反应有点慢。

    “也不知道是谁捉弄咱俩,还好我聪明,完全不相信信里写的。”其实两年的时间,云晞又岂会什么都不明白?即便当初她以为他的表白是玩笑,可他这两年一有时间就跑来找她,云晞就算再迟钝,也早就明了他对她的感情。

    “......”凌御受到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小,他冥思苦想的办法也不起作用吗?云晞依然不相信他?

    好想哭一哭!

    “那人当我傻子呢?咱俩的兄弟情绝对的坚不可摧。”

    打击继续,凌王的脸都绿了,坚不可摧?很想大吼一句,坚不可摧的是他的“兄弟”。

    “那样的信也不知道是那个混蛋写的?”云晞看着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彻底暴走的某个男人,眼底邪肆的幽光更加的漆黑幽深。

    “你说的混蛋是本王,信是本王写的。”某王爷双拳紧握,深邃的双眸烈火熊熊,他的字迹她敢认不出来?她如果敢再怀疑,他一定狠狠地咬她。

    “......”云晞不傻,这个时候,还是保持沉默吧,毕竟某人脸上的神色表明,他现在恨不得吃了她。

    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凌御凑到云晞的面前,一字一字地说道:“那信是本王昨晚亲自写了一整晚才写好的。”

    云晞眨眨眼,满脸的无辜,咬了咬唇角,弱弱地说道:“‘我喜欢你,凌御!’就这么几个字,你竟然写了一整晚?”

    凌御瞪着那满眼鄙视自己的丫头,如此不解风情的女人,应该怎么调教?

    既然写信或者是亲口说出来,她都不信,那他就用直接的那一招吧。

    于是,那一张凑近云晞的脸并没有往后移开,而是在云晞没有料想到的情形之下,往云晞的脸上贴过去,他的一只大手压着云晞的后脑勺,另一只手落在她的腰上,而他的唇,也很快将那一张总是说出他不爱听的话的嘴封住。

    兄弟是吧?不相信他是吧?他就不信,有兄弟会对她做这样的事。

    如果真有那样的兄弟不长眼的,他不介意把那样的兄弟的嘴割下来,或者说将那样的兄弟的整个脑袋都割下来。

    云晞瞠大了双眼,直直看着那一个有点恼羞成怒地将她嘴巴堵住的男人,倒是没有想着退出去。

    一刻钟那么久之后,云晞心里再多的旖旎,再多的震惊,也全都平静下来。实在是凌王的举动,让她在这个时候只想笑。

    他就这样堵着她的嘴,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堂堂名震天下的凌王爷竟然不会亲亲?

    “可以放开我了吧?”

    大眼瞪大眼,瞪了一刻钟,时间也够长了。云晞觉得,她有必要好好给凌王爷普及一下关于亲亲的知识。

    凌御皱了皱眉,看到云晞眼底的笑意,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所以即便他再不乐意,也还是先把云晞松开一点,大手倒是没有再压着她的后脑勺,不过却改为拉着云晞的手。

    “王爷,你都没看过春啥图的吗?上面难道没有教过你亲亲的时候应该怎么做?你刚才那样,还好是遇到我,不然肯定被人笑话。”

    云晞不觉得她有含蓄的必要,能够打击大名鼎鼎的凌王,这样的机会多难得啊。

    凌御总算是知道云晞刚刚的笑容有什么诡异之处了,那是赤果果的鄙视。

    鄙视他刚才亲她的亲得不对?

    性感的唇紧紧地抿了一下,凌御有点后悔没先看一看云晞说的春啥图,所以才会出了这样的差错。

    “晞儿放心,本王一定努力钻研,日后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不过都说勤能补拙,虽然本王对这一方面没多大的天赋,不过本王相信有晞儿你陪着本王经常练习,本王进步一定会很快的。”

    云晞瞪着眼前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不是一般的无语,想要调戏他一回,为什么这么难?

    “晞儿,现在开始,不,从刚才本王亲你开始,本王就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能对本王始乱终弃。”

    “你这是要入赘我们家吗?你放心,只要你入赘了我们家,日后我养你。”

    妹的,明明是他亲的她,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好像是她多么的对不起他似的。

    “好!”凌御满脸荡漾的笑容,对云晞让他入赘的事儿压根不在意,也不知道他心里清楚云晞不可能真的让他入赘,还是他只要能够和云晞在一起,是他娶云晞,还是他当个上门女婿,他一点也不介意。

    云晞无话可说了,这样的要求他都答应,她还能说什么?

    “我们待会就去见咱母妃,和母妃说你及笄之后的第二天,咱们定亲。”

    今天云晞这么好说话,他当然要抓紧时间,把他们的亲市定下来,不然这丫头哪天又要以为他在逗她玩了。

    天知道他在两年前,每一次说喜欢她,说要和她在一起的话,全都是他真心之言。

    “怎么去见母妃啊?我觉得这事还要我父王答应才行。”云晞一眼就看穿这家伙的打算,先拿下她的母妃,如果母妃同意了,父王那里有母妃帮忙,那么要让父王答应让他们定亲,就容易得多。

    不然如果就这样去和父王说,他要和她定亲,父王一定把他打出去。

    被云晞看穿他的打算,凌御没有一丝的不好意思,凑在云晞耳边,狡黠地笑道:“晞儿,父王日理万机,实在是太忙了,咱们先和母妃好好说说,让母妃高兴高兴,待父王有空之后,咱们再一同和父王说。”

    “哼,明明就是你拿不下父王,搞曲线救国呢,父王就听母妃的,如果有母妃帮你说话,父王自然不会不答应。不对,父王和母妃都是我的,什么时候也有你的份了?”

    这家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他就跟着她叫父王母妃了,要脸不?

    “反正都要那么叫的,我现在好好练习,习惯习惯。我已经让人看过吉日了,三个月之后就由一个非常好的吉日,所以,我们在你及笄礼之后定亲,三个月之后成亲。”

    他都等了两年多了,好不容易等到这丫头终于及笄了,他都恨不得她及笄的第二天,就马上把她娶回家。

    可惜,如果想要在这丫头及笄的第二天成亲,他的岳父岳母还有大舅子一定不会同意。

    所以还是再等等,两年多的时间都等了,还有三个月,他能继续等着。

    “三个月后成亲?你想得美,我父王母妃都不会答应。”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定亲之后,最快也要一年之后,她父王母妃才可能让他们成亲。

    而且她一年之后也才十六岁,在云晞看来,十六岁还没长大呢。

    十六岁成亲,还算是早婚了。

    可惜,云晞压根没有想到,她的父王母妃还有妹控的大哥,竟然会答应了凌御,他们的婚期真的定在了三个月之后。

    “你到底是怎么说服我家里人的?你如果不说,到时候小心我逃婚。”云晞实在是想不通,她家里的人怎么就答应了他?让她那么早就嫁出去。

    云晞不是没抗议过,她想要一年之后再成亲的,可她母妃说了,一年之后没有吉日,如果三个月之后他们没成亲,那适合他们的吉日就是三年之后。

    在云晞看来,这完全是扯淡,她都听说了,她在祁州城结交的几个好姐妹都是明年或者后年成亲的,怎么可能没有好的吉日?

    不得不说,云晞这个威胁还挺给力的,凌御毫不怀疑,以这丫头的性子,还真有可能在成亲的那一天逃婚。

    “我和父王还有母妃说了,咱们成亲之后,一年最少会在祁州城住三个月。”

    “啥?”云晞惊诧地看着凌御,这怎么可能?他是龙熙国的凌王,而自己嫁给他之后,就是凌王妃,堂堂一国之王爷和王妃,怎么可能在他国一年住上三个月?

    龙熙国的皇上会答应?

    “你放心,其他问题本王都会解决的,本王知道你舍不得离开家人,虽然在祁州住半年估计挤不出那么多的时间,可咱们一年想要在这里住三个月,本王一定能做到。”

    云晞眨巴了一下双眼,第一次主动抱住凌御,眼中的薄雾缓缓地凝聚成泪滴,落入了他胸前的衣服上。

    她确实舍不得这里的亲人,虽然才相聚了两年的时间,可这两年里他们对她的疼爱,他们给她的温暖,真的让她很不舍。

    嫁给了凌御,就意味着要离开,到时候不仅她会想念自己的家人,她的家人也会想念她。

    所以,与其说她是因为年纪不想成亲那么快,还不如说她不舍得那么快嫁出去。

    可如果每一年都能回到祁州住上三个月,没一年都能有三个月的时间和家里的人相处,不管是她,还是她的亲人,对彼此的想念和挂念都会少一些。

    没想到凌御会为她做了那么多,不用去了解也知道,如果凌御想要带着她每一年都在祁州住三个月,想要让皇上同意有多难。

    当初凝香公主和亲外邦之事,皇上心里对凌御已经不满,如果凌御娶了凝香公主,凝香公主就不需要去和亲了。还好皇上不知道凝香公主之所以不得不和亲,是因为凌御在其中动了手脚,不然,估计皇上杀了凌御的心都有。

    不过,凌王府的势力恐怕早就让皇上忌惮,就算凌御什么也不做,皇上也早就有将凌王府处之而后快的心思了。

    “好想咱们能快些成亲,到时候我给你生猴子。”

    感动之下,云晞说出来的话让凌御惊得嘴巴都忘了合起来。

    虽然云晞说生猴子这话他觉得不太合适,可云晞是真的愿意嫁给他的,而且还想要给他生孩子。

    他一直以为,在他和云晞的感情当中,他是主动的一方,他对云晞的爱是毋庸置疑的,只会一天比一天深。可云晞对他,喜欢是肯定的,但是,凌御却不敢肯定云晞也同样爱着他,是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纯粹的爱。

    可现在,他觉得他们之间,并非只有他付出了感情,云晞同样是对他付出了感情的。

    或许云晞对他的爱,比不上他对她的爱更深一些。

    可这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他们彼此相爱,只要他们在一起,只要云晞也是爱他的,这就可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250》,方便以后阅读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第250章 大结局下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250并对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第250章 大结局下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腹黑狂妃,霸道王爷惹不得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