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这个男人一向冷睿聪明,做什么事儿都不可能没有缘由。

    不出意外,他已经看出来自己和沈景霖之间存在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的关系了!

    心里别是一番说不清的滋味。

    自己现在入骨入髓喜欢的男人与之前喜欢的男人碰到一起,最难为情的就属她了。

    “二表哥,你……要娶她?”

    年诗瑶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说,她也是年家的千金,在帝都名流层走动。

    除了那一次在会所撞见过简溪一次,就再也没有在名媛派对上见到过简溪,很明显,简溪不是她们圈子里的人。

    说白了,就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罗罗,从头到脚,根本就没有一处能配得上自己的二表哥。

    最关键的是,上次,她可是亲眼目睹了这个女人在自己表哥的脸上留下耳光印。

    这样一个野蛮、没修养、没家世、除了长相还能顺的过去的人,普通人家都不见得能嫁进去,又有什么资本嫁进霍家,做霍家的儿媳。

    “有问题?”

    霍霆琛一句不咸不淡的反问,把年诗瑶的惊讶逼退一大半儿。

    “不是不是,我就是……”

    实在忌惮自己这个二表哥看过来的目光,就算他不说什么,就单单一个肃杀的眼神看着你,就能把你看到浑身起刺。

    年诗瑶下意识咽了咽口水,给自己找台阶下。

    “我就是觉得有点突然。”

    “没有什么觉得可突然的,到年纪了,有合适交往的对象,再加上你姑妈和姑父急着抱孙子,有些事情水到渠成,就应该顺势发展。”

    “水到渠成”四个字,在明显不过的透露出两个人关系已经有了本质性的发展。

    年诗瑶已经嗅出来霍霆琛的话传递给自己的意思了,原本的惊讶,渐渐变成了沉默。

    她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固然心底里有多不认同简溪即将成为自己的表嫂,但自己表哥认准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不接受就能改变的。

    不同于年诗瑶不得不承认简溪马上成为自己表嫂的神情,沈景霖因为霍霆琛的话,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等到他有所意识自己对简溪已经准备嫁人一事儿心存疙瘩,蹙紧的眉,再如何想舒展,也舒展不开。

    简溪攥着霍霆琛干热的手,从这个男人今天的言行,能看出他在暗自较劲。

    如果说自己和沈景霖之间真的有什么,简溪倒也不觉得霍霆琛拿话递沈景霖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自己和沈景霖之间早就没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感情,他实在没有牵扯精力的必要。

    除了刚刚因为年诗瑶的声音,简溪有片刻和沈景霖的目光交汇,除此之外,再无多余的眼神交织。

    抬头去看霍霆琛。

    “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霍霆琛垂眸,往简溪那里瞥了一眼。

    见小手握着自己手的小丫头,他视线很平静的对视着她。

    俄而嘴角微动,“和你表妹夫打声招呼后我们就走!”

    简溪:“……”

    简溪微微瞪大乌眸,略显不可思议的瞅着霍霆琛。

    他竟然让自己和沈景霖打招呼?

    越发肯定这个男人就是故意给自己找不自在!

    只是想来,霍霆琛的要求也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地方,男人的小心思罢了。

    想着这么骄傲的男人也会莫名其妙吃醋,简溪神情微怔片刻后,竟然低低的笑了。

    再去看霍霆琛,眉眼间是藏匿不住的俏皮和淘气。

    “我要是不和他打招呼怎么办?不打算走了吗?”

    霍霆琛看向简溪,见她澄澈又有些狡黠的乌眸里,似有漫天星光折射出精灵般的光影,掀了掀眼皮。

    “我舅舅未来的女婿,你以后免不了要碰面,打声招呼,省得下次再见面尴尬。”

    霍霆琛到底是怕尴尬还是怎样,简溪再清楚不过了。

    说来,这个男人就是臭p,想一探究竟就一探究竟,非得故弄玄虚,弄出来点儿事情。

    鼓了鼓腮,简溪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沈景霖和年诗瑶的面前对霍霆琛流露出不自知的撒娇,对霍霆琛的话,表示赞同性的点了点头。

    “嗯……说的也是,打声招呼,以后再碰面,不至于尴尬!”

    将目光看向年诗瑶和沈景霖,简溪笑弯的眉眼,似月牙。

    “简溪,很高兴认识你们两个人。”

    这次,她很自然的将目光在沈景霖的脸上轻扫,俄而,不着痕迹的转移目光到年诗瑶的脸上,礼貌且不失礼,还让人看不出她有意在规避些什么。

    年诗瑶对简溪心里百分百不认同,但自己二表哥横在这里,她也不好做出什么不满意的表情。

    没有太高的兴致,她动了动眼皮,说了句:“你好!”

    不同于年诗瑶再如何不情愿嘴巴上也得承认简溪是自己未来表嫂的事实,沈景霖紧锁的眉头,一直都没有展开。

    简溪莞尔浅笑的样子,是记忆中的模样,只是沈景霖知道,简溪还是她简溪,不过心智,早已不是七年前那个围着自己一直叫“沈哥哥”、“沈哥哥”小丫头该有的心智了。

    她变成熟了,出落的也越发漂亮了,身材还是那么的好,退去了稚嫩,身高较同龄女孩子略高一些的她,气质也越发明显了。

    这样的简溪,确确实实没有不让男人心动的资本。

    沈景霖说不出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如一块突然长出来的疙瘩卡在其中。

    实在做不到和简溪打招呼,更没有力气和精气神消化简溪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件事儿。

    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或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发自内心有多不能接受她已经有了交往对象的事实。

    始终没有和简溪打招呼,任由发酵的气氛越发微妙,半晌后,他别开看简溪的目光,把视线落在因为自己不发声而略微皱眉的年诗瑶的脸上。

    “不是说要回房间吗?走吧!”

    “……”

    年诗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一向不会失了分寸的沈景霖,当着自己表哥的面儿,怎么比自己还失礼,她诧异又不解的皱着眉头看向拿过自己拉杆箱的男人。

    自己这个二表哥,在帝都各界,谁见了他都要卖他三分薄面,一向娇纵的自己,即便有多不认同他和简溪的结合,也得硬着头皮和简溪打招呼问好。

    可是自己的男朋友倒好,竟然把他们两个人当成空气一样对待。

    不如霍霆琛心思来的缜密,年诗瑶发现了沈景霖不对劲儿的地方,但是自己表哥和简溪两个人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样,所以实在想不到沈景霖今天怎么这么失礼。

    望着拉着自己拉杆箱往电梯口走的男人,大有一副自己叫都叫不回来的架势,年诗瑶横在自己男朋友和自己表哥之间,着实难做。

    有些尴尬的赔笑。

    “那个……”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替自己男朋友解释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离开的失礼举动,手脚都在往外一点儿、一点儿的渗出冰凉。

    “表哥,你别介意啊,景霖平时不失态的,可能是我刚刚有和他吵架,他情绪不是很好,所以才连声招呼……”

    “没事。”

    不等年诗瑶把解释的话说完,霍霆琛云淡风轻轻扬磁性嗓音。

    目光讳莫如深的往沈景霖离开的方向看了看,再收回目光,淡淡道:“去追你男朋友吧,我这边还有事儿。”

    年诗瑶点了点头。

    “那我先走了表哥!”

    自己留下也尴尬,再加上年诗瑶实在想知道沈景霖到底怎么一回事儿,她抬脚,追了过去。

    待年诗瑶离开,只剩下霍霆琛和简溪两个人独处,霍霆琛忽的一个反手,把简溪的小手握在了手心里。

    突然被握住小手,简溪一个心惊。

    待平复轻颤的小心脏,目光直视霍霆琛,她问:“这回你满意了?”

    实在了解霍霆琛身为一个男人的小心思。

    只是这样一个大男人吃起醋来,还真是不含糊又让她意外啊!

    霍霆琛垂眸看着简溪,嘴角微动。

    “别人我不管,你的表现,勉强凑合!”

    简溪:“……”

    。

    坐在回兴安镇的车上,已经过了晚上六点钟,冬时令的天,已经黑了,道路两旁亮起了昏黄的路灯。

    洛城作为一个三线城市,还不是省会城市,不如帝都和其他一线城市来的繁华。

    驶出洛城城区,过收费站上绕城高速,渐渐远行的城市建筑物和路灯,在隐匿的车后,跳出人视线所能到达的范围。

    绕城高速公路上没有路灯,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的车辆也不多。

    车灯灯光照亮车辆前行的范围,车厢里,除了仪表盘闪动光亮,一片漆黑。

    倦。

    将头靠进座椅,她看着窗外偶尔由城市或者乡村灯光折射所跳跃的光亮,思绪有些软融的飘忽。

    她没有想自己和霍霆琛之间的事情,更没有想自己和沈景霖之前的林林总总,思绪放空,大脑里空白一片。

    静寂的空间里,没有放音乐,只有轮胎与地面摩擦时发出的沙沙沙的声音。

    “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忽的,霍霆琛低沉的嗓音,似磐石有力,在安静的环境中,旋转轻扬开。

    简溪放空的思绪,有片刻的回炉。

    谈不上冰雪聪明,但霍霆琛的话在指什么,简溪清楚的很。

    正了正自己的坐姿,她捏了捏自己手里的小挎包,暗自叹息一声。

    “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对于自己当年喜欢沈景霖的事情,简溪对霍霆琛不想有所隐瞒。

    且不说隐瞒会伤了两个人的感情,自己和沈景霖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想隐瞒就能隐瞒的。

    依照这个男人的雷霆手段,只要他想查,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既然如此,反倒不如自己坦诚。

    在昏暗的环境里,借着仪表盘微弱的光,简溪往霍霆琛那里看了一眼。

    “你那么聪明,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听简溪问,霍霆琛一向寡淡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情绪浮动。

    目不斜视的平视前方的路况,他神色很淡,在等简溪接下来的话。

    没有听到霍霆琛的回答,简溪知道他在等自己对他和盘托出。

    两个小手互抠了几下。

    “他是我邻居家的大哥哥,他对我很好,我十岁就已经喜欢上他了,一直到我十五岁,我一直都毫无保留的喜欢他。”

    简溪并不是很愿意多谈曾经的过往。

    但霍霆琛问,她倒也不愿意隐瞒。

    有些事情说出去,自己是一种释怀,对霍霆琛而言,也是一种坦诚,毫无欺瞒的相待。

    霍霆琛听简溪说她曾经喜欢沈景霖,而且喜欢了整整五年,舒朗的剑眉,不着痕迹的微蹙。

    男人都有占有谷欠极强的生物,尤其是像霍霆琛这种长在骨子里骄傲的男人,知道简溪曾经有过喜欢的男人,心里不可能不起疙瘩。

    “我曾经为他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青春期的叛逆和不羁,在我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只为让他注意到我的存在。”

    简溪幽幽叹息一声,继而,将所有的事情,娓娓道来。

    “他长我四岁,算是我打小的玩伴儿,你知道的,我母亲生下我时是未婚先孕,在村里人看来,这是不贞氵吉的行为,所以,小时候,我饱受大家的议论,小朋友都不喜欢和我玩,我小时候很自闭,没有朋友,上下学,吃饭都是一个人。但是他不同,他待我很好,即使我把他划入和其他人一样的范围里,他也对我很好很好,下雨天,我忘了带伞,他可以来找我,和我撑一把伞回去;赶上我没有吃中午饭,他会拿着面包和牛奶,送到我的班级里。我起初确实拿他当我的哥哥看待,但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种视为哥哥的感情,渐渐变成了喜欢。”

    “……”

    “其实我很矛盾,那会儿年纪还小,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怎样,但是我就是很喜欢和他走在一起,为了他,我努力的学习,只为能念上和他在一起的初中。”

    “其实我很矛盾,那会儿年纪还小,分不清是喜欢还是怎样,但是我就是很喜欢和他走在一起,为了他,我努力的学习,只为能念上和他在一起的初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总裁大人,轻点儿!169》,方便以后阅读总裁大人,轻点儿!第169章: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总裁大人,轻点儿!169并对总裁大人,轻点儿!第169章: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总裁大人,轻点儿!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