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大结局

    据说,皇帝陛下一直都想要个闺女。

    因为他觉得自己样貌甚美,如果不能生个闺女来承其衣钵,那当真是暴殄天物,浪费了这么好的先天性条件,是以皇帝陛下对生闺女一事一直分外热衷,并且相当的执着。

    皇后娘娘是个好脾气的,倒也十分配合。

    不过却也不知道是不是生的太美遭天妒,皇后娘娘的肚子太不争气,连着三胎都是皇子,让皇帝陛下一等七年,始终没能完成生公主的宏愿,郁闷非常。

    于是皇后娘娘四度有孕的时候,皇帝陛下特意去了趟云台山,从据说是求子求女十分灵验的仙姑庙里求了灵符回来,硬是塞到了皇后娘娘随身佩戴的荷包里。

    苦等十个月,终于等到皇后娘娘临盆。

    也是不凑巧,这天刚好赶上城外历时三年修建起来的防洪坝完工,皇帝陛下一大早就带着一众朝臣出城去了。

    皇后娘娘生产,这么大的事,简方是不敢拖延的,当即就派人快马加鞭的报予皇帝陛下知道。

    想着自己心心念念的公主就要能够见面了,皇帝陛下激动非常,当即就撇下一众老臣不管,自己夺马回宫去了,动作太快,险些把年过七旬的姚阁老给撞河里。

    “都说咱们皇上紧张皇后娘娘,果然是不做假的。”一位新近刚进内阁的文臣摇头晃脑的唏嘘。

    姚阁老捋着胡子,眯了眯眼,却是高深莫测的但笑不语……

    马上又要到了三年一度的选秀了,皇上这是又要出幺蛾子了。

    皇帝陛下奔回宫,直接就去了重华宫,进殿的时候,一张俊脸分明是透着一股黑气。

    皇后娘娘正侧目逗着襁褓里的新生儿,拿眼角的余光瞧了眼他的脸色,便是忍俊不禁的弯了嘴角。

    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明明是对几个儿子也都看重的很,却偏生的天天都在嚷嚷的想要个女儿。

    又一次希望落空,可想而知,这人的别扭脾气是又发作了。

    皇帝陛下满面威仪走进来的时候,皇后娘娘的床边已经从左到右被占领了大半边儿。

    由大到小,三个锦衣玉带的男娃娃站了一排,最高的皇太子北宫辰也只比那张巨大龙床高了小半个身子,二皇子就只露胸脯,三皇子只有两岁余,是踩在脚踏上扒着床沿才能堪堪露出大半个脑袋。

    三个人俱都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襁褓里的北宫小四儿。

    连着看过前两个,太子殿下已经相当淡定了,倒是三皇子北宫旭觉得新奇无比,大眼睛一眨不眨,小心翼翼的试着伸出小手去碰了碰婴儿柔软的小手,一张小脸因为兴奋憋得通红。

    旁边的二皇子北宫乾则是打进门的时候起小眉头就皱的死紧,样子纠结不已,这个时候才终于忍不住的嘀咕道:“妹妹长的真丑啊!”

    哪有他们兄弟三个玉树临风,风华绝代的风采?

    太子殿下闻言,便是鄙夷的冷嗤一声,道:“你小的时候比他还丑呢!”

    “才不是!”不过刚刚五岁的二皇子,是三个娃娃里面生的最好看的,据说和当年的廖皇后很有几分相像。

    被人诋毁了引以为傲的容貌,北宫乾立时就炸了毛,梗着脖子大声辩驳。

    “两位小祖宗,快别吵架,当心吵醒了小殿下!”旁边服侍的蓝湄吓了一跳,赶忙过来劝。

    在旁含笑看着的皇后娘娘却是忍俊不禁,好奇道:“谁跟你说这是弟弟了?”

    “父皇说的!”北宫乾道,瞪了自己的兄长一眼,颠颠儿的又摸回了床榻边上,看着襁褓里满是褶子的包子脸,仍是十分纠结的模样,道:“父皇说小妹妹长的像他,一定生的最好看。母后,她长大了,真的会好看吗?”

    这会儿他是已经忍不住的开始琢磨,这小四儿长的丑成这样,万一一直顶着这么一张褶子脸,以后怎么带出门?就算带出门去,也一定不能叫人知道那是他亲妹妹!

    这小不点儿长的实在是太丑了。

    说话间外面皇帝陛下已经大步走了进来,脚下生风,威仪之态十足。

    “见过皇上!”

    “儿臣给父皇请安!”

    众人赶忙请安,三个娃娃也一本正经的躬身行礼。

    “嗯!”皇帝陛下目不斜视的走到皇后娘娘床边,一撩袍角坐了下来,一边执了皇后娘娘的玉手,语气明显的柔和下来道:“还好吗?”

    “又不是第一个了!”皇后娘娘轻笑,抬手碰了碰襁褓里婴儿的脸庞,还是一脸的满足。

    “传旨下去,有人招摇撞骗,愚弄世人,去把云台山的那座破庙给朕拆了!”皇帝陛下却是越看越觉得心里憋闷,突然就黑着脸下了命令。

    正扭头在一边逗儿子的皇后娘娘不乐意了,挑眉看过来一眼道:“你跟几个道姑置什么气?拆了人家的庙宇,还给不给人家留活路了?”

    “她们妖言惑众也是事实,朕又不曾冤枉了她们。”皇帝陛下看一眼襁褓里小脸皱巴巴的北宫小四儿,眼中分明掩饰不住的有一抹柔光闪过,一张脸却偏偏死沉了下来。

    皇后娘娘通常不太发脾气,这会儿自感儿子被嫌弃了,顿时也黑了脸,甩手将刚拿在手里的干尿布扔在了皇帝陛下脸上,怒道:“皇上想要公主,臣妾偏偏给您生不出公主来,您这是不是也要连臣妾都一并拉出去治罪了?”

    这话说出来,可就相当严重了。

    皇帝陛下下意识的就想把媳妇儿抱过来哄,但是一抬手,却瞧见床边由高到矮站了一排的小豆丁熊孩子,个个都眨巴着眼睛,好奇的盯着自己和皇后娘娘看,脸上立刻就有点挂不住。

    背地里他是习惯了把自家媳妇儿高高的捧着,但是对外,他却惯常都是那个手腕强硬让人望而生畏的一国之君。

    在儿子们面前,那也是实打实好不掺假的严父。

    都被皇后娘娘用尿布打了脸了,如果这就当面服软妥协的话,以后自己在儿子们面前还有何威严?

    本来就因为希望落空而心生不悦的皇帝陛下立刻就一反常态的板起脸来,一声不吭的甩袖而去。

    满殿的奴才都下意识的噤了声。

    因为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感情甚笃,这么多年了,几乎很少见他和皇后娘娘红过脸。

    “娘娘,皇上那里,要不要……”从殿外捧着补品进来的墨雪试探道。

    “不用管他!”皇后娘娘却是十分镇定,没事人一样的继续眯了眼睛逗儿子。

    婢女们想着帝后之间的感情好,也都没当回事,却是不曾想,皇帝陛下这一甩袖,就足有三个月时间不曾踏足重华宫,就连看望四皇子,也是去的偏殿。

    墨雪和蓝湄两个都跟着隐隐的急了,偏生的皇后娘娘镇定如斯,拦着也不叫人去对他赔不是或者服软。

    帝后之间虽然没闹出什么大的动静来,但是这样反常的气氛也自然是影响到了前朝。

    眼见着选秀的日子近了,有适龄女儿的王公大臣们都纷纷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前面两届的选秀,前一届是皇后娘娘下了懿旨,说皇上的身子还需要休养,不容分心,直接就给否了,后面那一届,却是赶上那一年南方大旱,皇上亲力亲为的去了南方体察民情,然后等到两月之后皇帝陛下回京,皇后娘娘才一拍脑门,表示她整日里忙着带孩子兼处理宫务,把这事儿给忘了。

    那个时候皇帝陛下还对皇后娘娘敬重的很,于是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说什么。

    可是哪有皇帝的后宫是无妃嫔的?就算皇后娘娘的肚子再争气,也就算皇上不缺皇子,三宫六院的祖制也不能废。

    眼见着皇帝陛下和皇后娘娘之间陷入了空前的冷战期,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地里偷着乐。

    左盼右盼盼到了选秀,一众的管家贵女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款款入宫,却不想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帝后二人驾临,最后入夜时分又全部原路返回了。

    据说,皇后娘娘因为和皇帝陛下置气,不肯出面主持此事,皇帝陛下都找上门去了,两人关起殿门疑似都动了手了。

    然后,可想而知,皇帝陛下也再没心思去管这事儿了。

    这一届的选秀再度不了了之。

    而彼时的重华宫里,正殿的大门的确是关的死死的。

    里面皇后娘娘横眉冷对,坐在灯影下绣一个虎头帽。

    皇帝陛下却是一扫这段日子里的阴霾情绪,笑的春风得意的蹭到后面,抱着自家媳妇献殷勤,“晚上做针线伤眼睛,放着吧,让下头的人去做!”

    皇后娘娘去拍他的手,“横竖也是无事可做,小孩子长的快着呢,衣物穿不了几天要换了。”

    “谁说没事做了!”皇帝陛下的手开始不安分的往娘娘衣物里面探去,埋首去寻那两片让他百尝不厌的芳香唇瓣,“你答应过会给朕生个公主的,一直都还没兑现呢!”

    对于皇帝陛下在生公主一事上面的执着劲儿,皇后娘娘已经习以为常。

    偏头躲开他贴上来的唇,皇后娘娘凤目一挑,回望了过来。

    那笑容之间三分和气,五分戏谑,最后剩下的两分就是挑衅了。

    她的手指触上皇帝陛下俊美无双的半边脸颊,唇角明明是含着笑的,却还是叫皇帝陛下觉得心里发冷。

    然后就听皇后娘娘慢条斯理道:“这段时间裴云默不是没少给你出主意,说是要从这届的秀女当中挑出几个好的来,也好压一压我这脾气?好像说是礼部尚书家里的二小姐就不错?而且看看长相,像是个能生女儿的,也能帮着陛下达成心愿了?”

    裴云默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又尤其见不得皇后娘娘呼风唤雨独霸后宫的这股子气势。

    如今皇帝陛下的身子已经痊愈,他没了值得钻研的东西,便开始致力于给皇后娘娘添堵上面来了。

    诚然也不过就是两句酒后的戏言,可是皇后娘娘居然都能唤出别人姓甚名谁来了……

    皇帝陛下突然就心虚了。

    “呵!”掩饰性的干笑了两声,皇帝陛下的手就越发肆无忌惮,意图混淆视听来转移皇后娘娘的注意力,一边含糊不清道:“是哪个奴才传的闲话?他指定是听错了。云默是说这届的秀女都不错,让朕留意着帮他挑个好的。”

    “是么?”这谎话明显就毫无技术含量,皇后娘娘却是大度的不予点破,反手勾出皇帝陛下的脖子,盈盈一笑,风情无限,“那皇上便留意着给他挑一个吧!”

    “嗯!朕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可朕只想要你和的女儿!”皇帝陛下很爽快的应了,手下动作却是没停,直接将人扑倒,又继续致力于他生公主的大业上头去了。

    这一夜,重华宫内战况激烈,因为皇后娘娘生产而独守空房数月之久的皇帝陛下斗志昂扬,次日皇后娘娘直接就没有起床,而皇帝陛下下朝之后却是突然颁了一道密旨传往齐国公府给裴家二公子裴云默,然后当天下午裴二公子就火烧屁股似的卷包袱出京远游去了。

    并且自那一夜之后,帝后之间的关系再度和谐无间,更胜往昔。

    而自此之后,皇后娘娘狭隘善妒之名却是无声传开。

    但也无可奈何,皇后娘娘邀宠的手段了得,皇帝陛下就吃她这一套。

    数月之后,皇后娘娘再度有孕,十月怀胎……

    这一次,终于了了皇帝陛下多年的夙愿,诞下一名粉嫩可爱的小公主。

    皇帝陛下龙心大悦,为公主赐名“宝彤”,做心肝宝贝儿一样的宠着护着。

    小公主的满月酒也摆的排场很大,文武百官和命妇齐齐进宫道贺。

    重华宫里,齐国公府的世子夫人带着小少爷前往拜见。

    裴云英娶的是姚阁老的嫡亲孙女,典型的大家闺秀,也是远近驰名的才女,两人成婚也有七载,彼此间相得益彰,过的也是十分顺心。

    两人也生了一双二女,长女六岁,长子裴锦钰时年不过四岁。

    这娃娃承袭了父母的所有优点,生的俊俏,并且十分聪慧,又正是玉雪可爱的年纪,进殿之后就眨巴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直守在小公主的摇篮边上寸步不离的看稀奇。

    “钰儿看什么呢?小公主睡着了呢!”世子夫人含笑摸了摸儿子的发顶。

    “宝彤妹妹生的最好看!”裴锦钰扬起脸来,用一双纯澈的眸子看着自己的母亲,一本正经道:“小叔叔说,如果我能中状元,将来就能娶最好看的姑娘做妻子。宝彤妹妹生的最好看,如果钰儿将来可以考中状元,是不是就能娶宝彤妹妹做妻子了?”

    丁丁点儿大的孩子,说话的声音还都奶声奶气的,面上却透着分外认真而专注的神情。

    在场的几个大人都被他问住了,一时间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皇后娘娘的眉眼间溢满温和的笑容,抬手摸了摸孩子的头,温声道:“这个咱们谁说了都不算呢,将来要宝彤自己答应了才作数的!”

    “嗯!”小家伙并不气馁,郑重的点点头,“那等妹妹会说话了,我自己问她,问她愿不愿意嫁给我做妻子!”

    这一番话,终于是引得在场众人哈哈大笑。

    刚巧从殿外进来的皇帝陛下闻言,脚下险些一个趔趄,尼玛!裴云英这父子俩绝对是阴魂不散呐!

    (本书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艳宫杀:嫡女惊华235》,方便以后阅读艳宫杀:嫡女惊华第235章 大结局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艳宫杀:嫡女惊华235并对艳宫杀:嫡女惊华第235章 大结局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艳宫杀:嫡女惊华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