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归途“鬼事”(二)

    长途客车的终点站就是粤省的广城,全程需要差不多一天一夜的时间。而途经我老家县城时,也要十几个小时。客车是软卧,分上下两层,车上基本上载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大家都比较兴奋地谈天说地。

    傍晚的六点钟出发,到第二天上午的**点就可以到家了,几个月都没有回过家,真的有点归心似箭。想回家看看父母,看看自己的果园,按理说果园应该有所收获了。

    客车驶出车站已经有两个小时左右了,当时已经有些人进入了梦乡。

    突然传来刺耳的声音,车子急速地摇晃颠簸着停下了。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急刹吓着了,发出不同的尖叫声,过了好一会才有人骂骂咧咧。我抬头看了看,原来是有人中途拦车,因为是晚上顾客靠得比较近的原因,司机来了个急刹车。

    上来的是一男一女,年纪都不算大,大约二三十岁的样子。由于车厢里比较嘈杂,听不到他们说要去哪里。当时车里已经没有了卧位,新上来的两人只好加位,坐在通巷中。

    客车继续行驶。

    忽然,感到有一丝危险的气息逼近。我心中暗惊,马上警觉起来。环视四周,好像也没有什么异样。是车子要出问题还是新上来的两人有问题呢?

    新上来的两人坐在前头,看不清面上的表情。于是想了一下,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属于戍时。暗暗地用梅花易数的起卦方法起了一卦,得《坎》卦之水风《井》卦,第三爻动。爻辞曰:“来之坎坎,险且枕,入于坎窞,勿用。”从字面的意思看,是说此去陷入坑坎之中,坑很危险而且深,有凶险或争讼之事,非常不利,希望不要前行!难道预示着前面就是危险吗?

    正在疑惑,考虑着要不要告诉雪狐和胡秋瑶时。突然雪狐从下铺探出头,对着我和胡秋瑶嚷道:“刚才都吓着我了,睡不着啦!还有没有什么零食,给一点来……”雪狐的卧位在下铺,我和胡秋瑶的卧位在上铺。本来我想在下面的,但是胡秋瑶不允许,说要我陪陪她。

    雪狐说话有点大呼小怪,这倒有点出人意料。因为她在我的印象中,绝对不像胡秋瑶的性格那样冒失和不分场合乱说,而是稳重和冷静的。我正惊诧时,忽然雪狐爬上来,靠近我的耳边小声说道:“刚上来的两人,杀气很重,不知是冲谁来的……”然后转头对着胡秋瑶喊道:“胡妹妹,来一点零食吃,好无聊啊!”

    胡秋瑶撅着小嘴巴道:“你不是不吃零食的吗?叫你买又不买!瓜子就有……”嘟嘟哝哝的给了一点红瓜子给雪狐,不满的情绪早已写在脸上。

    雪狐做了一个鬼脸,笑嘻嘻地缩回头。

    雪狐曾经是杀手,又是聪明绝顶之人,她有不少的阅历,对于同行的气息自然是十分的熟悉,她这一点警觉我是深信不疑的!我想了一下,伸过头靠近胡秋瑶说道:“有什么零食,也给一点我吧……”忽然降低了声音,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注意新上来的两个人,雪狐说他们有很强的杀气!”

    胡秋瑶闻言一惊,全身似乎寒意暴增,刚想说什么,但是我急忙说道:“有没有啊?没有就算了!”

    胡秋瑶笑道:“话梅就有一些,拿去吧……”将刚才差点冲动掩饰了过去。

    我知道他们很可能是冲着我而来的!现在的我,第六感觉已经很敏感。每当危险袭来,就能很容易捕捉到。所以我不敢大意,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办?

    新上来的两人像是情侣,女的坐在男的前面,男的搂抱着她,正在小声地说着什么。他俩似乎没有注意我,也没有往后面走的意思。

    到底是谁要对付我呢?在我的想象中,M国的史密斯曾经是我得罪过的,他的女儿玛丽也曾找人追杀过我。另一个是“诛天门”的门主也曾得罪过,离现在还没过几天呢!还有一个就是邪教的人,灭教之恨,从教主的行为来看,想置我于死地有很大的可能!但是细细分析,玛丽已经回国,与她也曾有过一段露水之缘,她的追杀任务已经取消,看来这个可能性不大。至于“诛天门”,虽然有过节,但也没必要这样对我。按雷门主的身手,要置我于死地,根本不用别人动手。邪教教主已成惊弓之鸟,自顾不暇,还会派人追杀我?

    一时间,千头万绪,理不出一个子丑寅卯来。除了这几种可能,我隐隐觉得在慕容薇薇家里得罪过的宋玉杰有很大的嫌疑。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已经离开了慕容薇薇,难道他还真的气不过,要请杀手杀我吗?似乎又有点小题大做了!

    正在苦苦思索时,突然有人喊道:“咦?谁放的臭屁?臭死啦!”

    又有人说道:“不是臭屁,应该是香水的味道……”车厢里一时间,有人哄笑,有人争论着,七嘴八舌。

    一股淡淡的味道不知从哪里传来。说是香水味也说得过去,说是臭屁,似乎也对。反正说不上是香还是臭,很奇怪的味道。

    雪狐忽然探出头,朝胡秋瑶嚷道:“吵死啦,想睡一觉都难!”然后又说道,“还有没有零食啊?刚才的都吃完啦!”

    胡秋瑶气呼呼地说得:“没有啦,我自己还没有吃呢……”

    在胡秋瑶说话时,雪狐忽然靠近我的耳边低声说得:“这股气味很蹊跷,小心!”

    “没有就算啦,小气鬼!”雪狐忽然大声而又气恼地对胡秋瑶嚷道,然后就缩了回去。

    我心中暗惊,急忙靠近胡秋瑶,将雪狐的话告诉了她。然后就用矿泉水将被子淋湿,捂住鼻孔,装作蒙住头大睡的样子。那时候上车,一般每人都发有一瓶矿泉水。胡秋瑶也照样画葫芦。

    车厢里的声音逐渐小了,客车继续行驶着。一切似乎没有什么异样。

    我本想进入空灵状态的,但是担心会吸入太多的异味而中了诡计,所以不敢。

    就这样又过了两个钟头左右,危险的气息似乎越来越浓。我的心“呯呯”地加快跳动着。如果是在白天,我肯定会下车,但是望着外面黑漆漆的一片,一点火光也没有。只是隐约可见山峰的轮廓,证明这里是荒山野岭,谁敢下去冒险?

    忽然,一阵巨大的刹车声传来,车子摇晃颠簸着,好一会后,车子停住了。大家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停车惊醒,纷纷问着发生了什么事?

    司机下了车,检查了好一会,对车上的人喊道:“车轮漏气了,要换新轮胎,全部下车!”

    有人埋怨,有人骂骂咧咧,有人大叫倒霉。在这寒冷的夜晚,在被窝里睡得好好的,谁想下去吹冷风啊?

    等车上的人都下了车,我小声地对雪狐和胡秋瑶说道:“我感觉事情有点不寻常,你俩先不要下来,我出去看看……”

    公路来往的车辆不多。气温有点低,刚下来时觉得很冷,不禁打了个冷颤。附近看不到房屋或建筑物,周围是山,一阵风吹过,山上的树木发出“沙沙”的响声。在这漆黑的夜里,觉得森然可怕!

    客车有两个司机和一个乘务员,他们正在用手电照着换备用轮胎。乘客们都在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突然,一股危险的气息袭来。其实我早已全身戒备着,一感到不对劲,急忙往傍边闪开。一阵破空声掠过,原本在我前面的一位乘客,闷哼一声倒地,应该是被袭击误中了。

    我心中冷笑一声,一转身,扫视四周,看看到底是谁偷袭老子。谁知道不看不要紧,一看竟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还在谈天说地的乘客此时竟然没有一点声音,表情呆滞、怪异,都齐刷刷地看向我。那种神情,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只见他们的神情呆滞了一会,忽然裂开嘴巴,诡异地笑了一下,阴森森的,狰狞可怕。像僵尸,像魔鬼,更像是死人诈尸似的,很有秩序地向我合拢过来……

    那一刻,只觉阴风阵阵,头皮发麻,背后“飕飕”凉风,从头冷到脚。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业余占卜师246》,方便以后阅读业余占卜师第二百四十六章 归途“鬼事”(二)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业余占卜师246并对业余占卜师第二百四十六章 归途“鬼事”(二)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业余占卜师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