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巫祭乱云星天陨

    整个黑白之丘都是震荡不休,十二色粗壮流光冲天而起,好似要将天地都化为飞灰一般。

    十二色云气荡漾间弥漫整个黑白之丘,流光溢彩间,一股无边恐怖的波动自其中传出,有道音回响,骇人无比……

    就在这时,十二州各自祖巫神像之中都是射出一道神光,搅动流云,幻化间十二祖巫虚影盖压虚空。

    帝江、烛九阴、强良、蓐收、句芒、后土、玄冥、奢比尸、共工、祝融、天吴、弇兹!

    十二祖巫,金木水火土风雨雷电毒宇宙,尽皆在此,道身无尽高远之间,好似承载了世间的一切!

    虽不显道威,可单单凭借其道身,本身的存在便牵动了大道之蕴,整个黑白之丘一片混沌……

    无数生灵仰头望天,十二祖巫立于苍穹之上,其威盖压当世,犹如梦回洪荒,天巫时代重临一般,都是不由得红了眼眶。

    一股无边大势尽数朝着血姥的身子压下,十二祖巫的力量联结在一起,混元无极,如同压下的整片世界!

    十二祖巫,代表着天巫时代的辉煌以及巫人们的荣耀,其重不可承载,不可撼动。

    “砰!”

    血姥的身子被压的扭曲变形,其面眸干脆就没朝上望过一眼,而是死死的盯着北冥天巫!

    其身周方圆万里虚空早已碎裂的不成样子,虚空之力流转间如同要重新衍化混沌一般。

    只听“轰!”的一声,血姥的身子终于不堪重负,被压成了一堆碎肉,就连其身后燃烧着滚滚金焰的阳神法相此刻也是崩灭。

    十二祖巫之威尽显无疑,便是血姥那元神第三重阳神之境的修为也是扛之不住,十二祖巫虽不是真身前来,可便是道颜投影所牵动的大道之力也是不可想象的!

    北冥天巫望着虚空中飘荡的一抹血肉,脸上尽是冷笑之色,望着陈横虚空的十二祖巫虚影,虞诚无比……

    “呵……总念着祖先的荣耀,无尽岁月以来,你们可能踏出过一步?固步自封终究是自取灭亡之举!”

    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正是血姥的声音,只见飘荡于虚空之中的血肉蠕动衍生间,正徐徐恢复人形,血光耀世,血姥完好无缺的站在那里,眸光冷冽,尽显杀意。

    北冥天巫瞳孔暴缩,望着血姥其中尽是忌惮之色,恨声道:“你已经接触到那一步了?”

    至于哪一步他清楚的很,正是不灭境!第一重身不摧,达到了那个境界,便是只剩下一滴血,也可瞬间恢复过来,滴血重生不过如此!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血姥冷道,眸中杀意已经达到了浓郁不化的程度,她从未有一刻是如此的清醒,也从未有一刻是如此的疯癫……

    北冥天巫面露狰狞道:“是又如何?便是你已达不灭,我这黑白之丘也不是你能屠的,速速离去,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双手掐诀间,祭神台散发出朦胧仙光,蠢蠢欲动,十二祖巫虚影更为凝实……

    “哼!笑话,伤了我儿,谁也护不住,都要给我死!”血姥狰狞道。

    言罢,刚刚恢复过来的身子陡然爆出无尽血雾,粘稠无比,其中蕴含着极为浓郁的生命之气!

    化为一条条细密繁杂的血色线条,紧紧的围绕着血姥,浑然天成,一股恐怖无边的道蕴自血阵中散发而出。

    “轰!”

    北冥天巫径直被冲的吐血倒飞,眸中尽是惊惧之色,吼道:“催动宝术?你不想活了吗?”

    没了生命精气的支撑,血姥的暮气更重,犹如仙山般厚重,要没这恐怖的修为,身子早就腐烂为一堆白骨……

    如今的她却是强留于人间,只因她太强!强的死都不容易死!

    血姥双眸尽是疯狂,吼道:“大道宝术:唤星决!”

    随着一言喝出,气势再涨,一股无边恐怖的波动自青冥落下,只冲大阵。

    缭绕血姥身周的血色道阵疯狂燃烧,那是来自于大道的力量。

    双手托天,随即好似抓住了什么一般,猛力一拉,便是这一个动作,便耗空了血姥的所有,身子颤抖不休,尽是冷汗,便是乌黑的头发也是变的枯黄……

    北冥天巫此刻却是满头的冷汗,却是未后退一步,他不得不挡,身后便是整个黑白之丘的生灵,他退,那么便全要死!

    全死了,他万年大计便是成功,还有个屁用?

    血姥一拉之下,北冥天巫抬首仰望苍穹,面色更为苍白,随即怒吼一声,双手托天,

    无边枯败之气呈灰白之色,自其身体中狂涌而出,遮掩苍穹,足足覆盖了数万里之巨,投下了大片的黑影,整个黑白之丘一片昏暗!

    他的额头已经见汗,身子都在轻颤,可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疯狂催动……

    只见无尽高远的天穹之上陡然亮起指甲大小的红光,随即疯狂变大,眨眼间便已经有磨盘大小。

    并且依旧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那并不是什么磨盘,而是一颗自星空中坠落而下的星辰!

    大道宝术唤星决竟能召唤真实的星辰御敌,那可是挂在天穹之上的星辰,其大无边,其威盖世,莫不能挡!

    血姥借用宝术的威能,却是达到了手拿日月摘星辰的程度,堪称无敌……

    “隆隆”的气爆之声传来,星未及其声先入耳,只见那星辰速度已经快到了极致,与空气剧烈摩擦,拖着长长的火舌,滚滚黑烟逸散,所过之处,虚空尽数崩碎!

    星辰之大,大到了眸中装不下的程度,足足数十万里之巨,有三分之一的雷海大小,其威力可见一斑。

    掀起的劲风将大地吹的都是沉降,处于黑白之丘的每一个生灵,此刻都是瑟瑟发抖,目露绝望的望着砸落的星辰……

    星辰天陨!谁能挡?怎么挡!

    无尽火焰包裹着巨大的星辰,拖着长长的黑烟,瞬间砸落而下!

    “轰!”

    无边火焰舔舐间,气浪翻飞,形成了一圈极大的气浪圆盘,夹杂着耀眼的雷霆,扩散至整个黑白之丘,无数山川被吹的崩塌。

    只见那北冥天巫却是双手拖天的立于虚空,面色涨红,其头顶上那绵延万里的枯败云气漩涡竟生生挡住了砸落的星辰。

    可就如同用一小碟盛装西瓜一般,挡的住么?挡不住!便是整颗星辰的重量便不是以数字能计量出来的。

    北冥天巫双腿径直被压的爆碎,身子之中窜出数道血箭,骨骼爆响,面色涨红无比,额头上的青筋也是尽数暴起。

    星辰因承受不住狂猛的冲击,已经开始碎裂了,无数数十里大小的碎石冒着滚滚的黑烟砸入大地……

    轰鸣之声不绝于耳,大地一时间满目疮痍,一个个触目惊心的陨坑出现,冲击波扩散间无数生灵死于非命。

    刚好有一星辰碎片砸入一座盛世仙城之中,无数修士奔走飞逃,防御阵法好似鸡蛋壳一般破碎,震动间原地只剩下一陨坑,哪里还有什么仙城的痕迹……

    至于无数生灵,早就已经化为肉泥了!

    北冥天巫扛之不住,身子在一点一点的坠落,眸中尽是疯狂,他不能退,他一退,没的便是整个黑白之丘,别说是生灵了,便是整条大地龙脉都要被这星辰砸死!

    “吼!给我灭!”北冥天巫狂吼道,无尽枯败之气再衍,好似薄纱一般,竟将整个星辰包裹了近半!

    催动间腐蚀整个星辰,无数星辰石被腐蚀的化为乌有,可星辰依旧未止住去势。

    北冥天巫自然不甘,枯败之气再催,只见他那一半生机盎然的身子正在逐渐便的衰老,荣生之气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转化为枯败之气。

    代价便是整个身子化为垂垂老矣的老头子,肉身腐烂,尸水长流,蛆虫蠕动间恶心至极,北冥天巫此刻彻底化为一风烛残年的老头子!

    换来的便是蓬勃无边的枯败之气,便是虚空都被腐蚀的千疮百孔,如同经历了千百万年一般,涌动间盖压整个黑白之丘,竟将星辰尽数包裹进去!

    他的身子一降再降,最后已经生生被星辰压的踏在了大地之上,可依旧止不住沉势,无尽大地生生被其踏塌了数十里……

    世界终于静了下来,独留无尽枯荣之气飘散,北冥天巫颤颤巍巍的站在地上,身子都是忍不住颤抖!

    一自星空坠落而下的足足数十万里的星辰,竟被其一人生生止住,以大法力磨灭掉,其实力恐怖如斯。

    “你能挡住一颗,可你还能挡几次?”血姥眸中蕴着无与伦比的疯狂,业果厚重间,无数冤魂撕咬着她的身体,犹如潮水一般深入神魂的剧痛冲击着她的神经……

    可这些血姥都不在意,单手朝天,自其身上燃烧起金色的火焰,炫目无比,身体深处的阳神在痛苦的嘶吼。

    虚抓,随即轰然拉下,又有一星辰坠落而下,足足比上次的大了三倍,目标正是整个黑白之丘。

    北冥天巫面色如同吃了屎一般的难看道:“你果真疯了,燃烧阳神催动大道宝术,却只为了一个欺骗你的娃娃当刀子用?”

    血姥双目含泪喃喃道:“他……就是我儿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pt老虎机安卓版 | 错误报告

如果您喜欢,请把《洪荒之搏天命135》,方便以后阅读洪荒之搏天命第一百三十五章 巫祭乱云星天陨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洪荒之搏天命135并对洪荒之搏天命第一百三十五章 巫祭乱云星天陨章节有什么建议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修复洪荒之搏天命135。